041、番外大结局

  帜梦文学网,最快更新夫人每天都被套路最新章节!
  北梁皇后,苏氏!
  一直到倒地,孙贵妃双眼都还睁得大大的。
  她死都想不到,谋了二十二年,到头来竟是为别人做了嫁衣。
  先前死了一个严隋,紧跟着傅经纶吐血,眼下又是孙贵妃被杀,太和殿前的广场上顿时鸦雀无声,每个人都嗅到了血雨腥风的味道。
  肖宏见势不对,转身要逃,被肖彻疾步追上,拎回众人面前。
  “彻儿。”不甘心大业就这么毁了,也不甘心就这么死,肖宏道:“这些全都是杨珂一个人的计划,与我无关。”
  肖彻从承恩公手里接回自己的宝剑,剑刃上还滴着血,“杨珂已经死了,有没有关系,谁也说不清。但至少,给我投毒的时候,你一次都没落下过。”
  话完,缓缓举起剑来。
  “彻儿!”肖宏脸色发白,“不管如何,至少我尽心尽力养了你二十二年,一日为父,终生为父,你是打算弑父吗?”
  肖彻莞尔,“算斩草除根吧,我的江山,容不得任何余孽存在。”
  话完,所有人就见肖彻扬手,银剑在空中划出“咻”地一声轻响,肖宏的头颅就这么被削了下来,鲜血飞溅三尺远。
  阴狠利落,没有任何一丝犹豫和停滞。
  对待二十二年养育之恩的养父都能这般,此人若当政,绝对是个暴君!
  众臣心惊胆战,有几位没忍住,当场呕吐出来。
  掏出帕子拭了拭剑,肖彻面向百官,“你们中有好几位,一直效忠于崇明帝,效忠于李氏江山,如今江山易主,想必都不愿追随于我,现在就给你们一个表忠的机会,是哪几位,自己站出来。”
  日光穿破云层,明晃晃照在肖彻手中染血的宝剑上,被折射出来的冷芒,令人汗毛直立。
  大臣们面面相觑,户部尚书田忠成直接跪地,高呼,“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有人起了头,后面的人呼啦啦跟着跪下,“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呼声震天响。
  肖彻薄削的唇角忽然浮起一丝微笑,他侧身,剑尖触地,一步一步走向傅经纶。
  傅经纶还在昏迷,先前混乱过后就成了肖彻的主场,没人敢去请太医,也没人敢把他送到房里休息。
  听着剑尖在地上带出的“滋滋”火花响,傅经纬咬着牙,“肖彻,你别太过分了,傅经纶是傅家的人,跟李氏皇族无关!”
  肖彻道:“有没有关,我说了算。”
  紫禁城被破,肖宏被杀,姜旭又带兵包围了百官,颓势尽现,李氏皇族气数已尽。
  饶是傅经纬再蠢,也知道此时此刻,大罗神仙来了都无力回天。
  他不得不改变态度,眼含祈盼,“算我求你了,放过傅二,他什么都不知道。”
  “怀璧其罪,他逃不掉的。”
  肖彻的眼神,是遭遇“至亲”背叛沉浮后的刻敛平静,仿佛能穿透人心。
  傅经纬搂紧怀里的人,“就算他真的是先帝遗孤,你也已经杀了他一回,能不能,就这么算扯平了?”
  “傅经纬!”承恩公厉喝一声,“你给我滚过来!”
  “爹!”傅经纬眼圈泛红,“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求过您什么,今儿您能不能帮我说句话,二弟没有错,他是无辜的!”
  “无辜?”承恩公眼神讽刺,“他若无辜,你娘和你妹妹怎么会死?”
  傅经纬不肯撒手,“反正我不管,肖彻不能杀他。”
  姜旭出言道:“傅世子倒是挺重兄弟情义,但我得奉劝你一句,傅经纶不是你们家人,严格说来,他如今是前朝余孽,你护他,便是同党,整个傅氏都会受到牵连。”
  傅经纬听后大怒,“姜旭,肖彻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么卖力给他当狗?”
  姜旭不怒反笑,“你非要这种态度的话,不如让你爹给你答案。”
  “你!”
  越聊越离谱。
  承恩公阴着脸走过来,揪住傅经纬的耳朵一把将他拽起。
  失去依托的傅经纶再一次倒在地上,人依旧昏迷着。
  跪在地上的大臣们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幕,谁也不敢站出来多说半个字。
  肖彻缓步走近,提起带血的利剑,剑尖抵在傅经纶伤口处。
  那是他上回在城外刺伤的,只差一点,傅经纶就死了。
  这一次,他不打算再失误。
  然而刚要往里刺,姜旭突然唤住了他,“殿下。”
  肖彻抬头,“你也想护着他?”
  “不是。”
  姜旭上前压低声音,“他和九公主体内都有蛊虫,我不太清楚这玩意儿在休眠期会不会同生共死,所以我担心,一旦傅二死了,九公主那边会受到影响。”
  见肖彻的动作收了收,姜旭接着道:“不如,先留着他,等皇后娘娘到了,再让人把蛊虫取出来。”
  关乎李敏薇,肖彻到底还是有所顾忌,没真的下死手,让人把傅经纶抬了下去看守好。
  正要让百官散去,就听人进来通报,说皇后娘娘到了。
  此次逼宫能如此顺利,少不了北梁暗桩们的帮扶,当然,更少不了苏皇后一直以来的谋划。
  肖彻抬眸望去,不多会儿见个红妆女子缓步而来。
  这天底下的美人何其之多,她的出现,却让人有一种瞬间万里江山如画的绝美之感。
  眉梢眼角,与肖彻几分相似。
  姜旭在旁边低声说:“这位便是北梁皇后,殿下的生母苏氏。”
  肖彻面上没太多反应。
  他对亲情的概念,早就泯灭于杨珂和肖宏的欺骗之中。
  眼前的女子虽是他生母,但到底是头回见,要说有何感触,甚至是感情,压根儿也不可能。
  “你好,儿子。”苏皇后走到他面前,笑着打了声招呼。
  肖彻语气淡淡,“打了几天仗,我有些累了,余下的事儿,交给娘娘吧。”
  话完,收了剑扬长而去。
  姜旭急了,“哎你……”
  苏皇后拦住他,“无妨,胤儿不是奶娃娃,他是有自己思想的成年人,一时之间,要想跟我建立亲情,想想也没可能,慢慢儿来吧,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紧跟着,苏皇后让跪在地上的大臣平身,宣布崇明帝死在地宫的真相,说江山已经彻底易主,前朝旧臣,若愿留下效忠新主便留下,不愿留想告老还乡的也不强求,只要不生谋逆之心,楚氏皇族愿给条生路。
  什么给条生路?没见先前严首辅被逼得当众撞柱吗?
  肖彻连养育了二十二年的义父都敢杀,往后还有什么他做不出来的?
  在场的都是官场老油子,看得出眉眼高低,因此除了承恩公傅成博提出致仕,其余人等全部默认追随新主。
  ——
  宫变之后,魏皇后和李承鸣夫妇自刎殉国,肖彻恢复了北梁皇子的身份,其父楚元修不打算走立储程序,想直接让位,把江山全权交付给大儿子以弥补这么些年对他的亏欠。
  登基大典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中。
  礼部尚书刘骞被从刑部大牢放了出来,已经安排人去接妻儿回京。
  傅经纶被扣在宫里,北梁那边,梅氏家主正在往南齐赶。
  李敏薇的真实身份被公开,平时监禁她的廖嬷嬷和两位婆子也因着杨珂的关系被处决。
  梅氏家主抵达京城这天,苏皇后让人去傅家把李敏薇接了来。
  李敏薇以前在宫里被杨珂欺负怕了,一见到宫里的娘娘就怵得慌,进去后连头都不敢抬,咬着小嘴,默默站在一旁。
  “小九,过来。”
  梅氏家主看着她,面上笑容慈蔼,笑着招了招手。
  李敏薇悄悄用余光瞥了眼对方,不认识,她揪着衣角,站着没动。
  “我是你爹爹。”梅家主声音温缓,极有耐心。
  苏皇后道:“如今不是杨珂那时候了,没人限制你,你想说什么便说什么。”
  李敏薇纠结了很久,问:“经纶哥哥呢?”
  梅家主闻言,与苏皇后对视了一眼。
  “他们都说,经纶哥哥被关在皇宫里,你们把他还给我,好不好?”
  梅家主微微皱起眉,“小九,你……”
  李敏薇眼眶微湿,双膝一屈跪了下去,“我不要做北梁人,我不要当什么梅家姑娘,我就要经纶哥哥,求求你们了,把他还给我。”
  梅家主拿不定主意,望向苏皇后。
  苏皇后叹口气,让人去把肖彻请了来,跟他说明情况。
  肖彻一向心疼小姑娘,得知她说什么都得要回傅经纶,心下有些不忍。
  姜旭知晓此事后,不由感慨,“还真是段孽缘啊,要不这么着吧,反正傅经纶没主观地参与过杨珂的计划,他刺杀你,你也杀了他一回,这事儿就这么了了,梅家主取蛊的时候,请他顺便把傅经纶的记忆抹掉,让小九带走。从今往后,傅经纶不再是傅家二公子,跟任何人都没关系。”
  肖彻斟酌一宿,应了。
  ——
  数日后,出京的一辆马车上,傅经纶缓缓睁开眼,入目是一张巴掌大的稚嫩脸庞,小姑娘手里拿着湿绒巾,正在给他擦额头。
  他怔了怔,“你……是谁?”
  小姑娘笑眼弯弯,“是你的小丫头呀!”
  ——
  两大国的整合需要时间,外加登基大典上还有惠帝楚元修的退位大典、小宝的册封大典以及从龙功臣的封晋,因此准备时间特别长。
  肖彻登基时,已经是小宝两岁整。
  走路才刚稳的小家伙头上戴着九旒冕,被肖彻牵着过丹陛石,他不懂这是在做什么,只是好奇地伸出得空的那只小肉手,去抓眼前垂下的珠子。
  大典完毕,百官同宴。
  小宝坐在肖彻旁边,不肯吃也不肯喝。
  肖彻问他,“怎么了?”
  小宝嘟着小嘴,好久才问:“父皇,娘亲呢?”
  肖彻神情僵滞片刻,摸摸他的小脑袋,“你娘亲不见了,父皇在找。”
  ——
  姜旭因着从龙之功被封为忠勇王,最近正在张罗着乔迁,想把义父和母亲都接过去享清福。
  乔迁这天,姜明山带着姜云衢过来恭贺。
  刘婉姝和姜云衢的婚事已经定下。
  姜旭看着他,眼神有些复杂,“刘三姑娘平日里是娇惯任性了些,但她从不害人,我希望,你能好好对人家,你要真是奔着刘家背景去的,趁早取消了婚事,我给你当后台都行,可千万别祸祸人姑娘。”
  姜云衢莞尔,“我捉了一屋的小兔子。”
  姜旭有点儿懵,“说什么呢?”
  姜云衢道:“养到她嫁给我,差不多都能吃了,以后,我有事儿没事儿就给她烤兔子。”
  姜旭低骂一声,“神经病!”
  “旭哥儿,我们刚才来的时候,看到好多道士朝着皇城方向去,是不是宫里发生什么事儿了?”姜明山突然问。
  “道士?”姜旭愣住,“我没听说宫里有事儿啊!”
  再说,太上皇后苏氏是个无神论者,她一向不信这些,怎么可能让道士入宫?
  请姜秀兰招待好客人,姜旭抽空出去看了看,果然见到大批道士进入紫禁城。
  “怎么个意思?”姜旭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他匆匆入城去找肖彻,结果发现肖彻正在接待那些道士。
  “你……皇上这是在做什么?”姜旭满脸不解。
  肖彻让道士退下,看着他,“作法。”
  “作法?”姜旭更不解了,“新王朝刚刚稳定下来,好端端的,作什么法,给谁作?”
  “小宝的生母。”肖彻说。
  姜旭明白了,“你是准备让人为她超度是吧?”
  “不是超度。”肖彻缓缓道:“是复活。”
  “什么!”姜旭直接惊呆,“你疯了吧?妙娘的尸身都已经腐烂成一堆白骨了,你复活她?更何况,这世上哪有起死回生之术,你别折腾了,好好当你的皇帝不行吗?”
  “无法起死回生,那就借尸还魂。”肖彻的眼神透着姜旭从未见过的偏执,“总有办法让她回来。”
  “你能不能别这么天真?”姜旭这下是真的怒了,“死了就是死了,怎么可能再活,小宝才两岁,你多为他想想行不行?”
  肖彻眸光凌寒,“朕的事,何时轮到你质疑插手?”
  “行啊,长本事了!”姜旭冷笑,“你如今是高高在上的帝王,我确实没资格过问你的事,但你身为一国之君,找一帮道士入宫,把皇城里弄得乌烟瘴气,我身为臣子,有没有资格谏言了?”
  小宝刚好过来,准备问爹爹找到娘亲没,就听到大殿内二人的争吵。
  嘤嘤,表舅舅对爹爹好凶。
  小家伙站在门外瑟瑟发抖。
  ——
  自那天之后,肖彻便对复活姜妙这事儿越发的执着,每天一散朝,就让道士去乾清宫,商讨借尸还魂的法子。
  姜旭每回入宫,都得跟他吵上一架。
  到最后实在没法儿,姜旭只能去找太上皇后。
  苏荞没想到,儿子登基后竟然会变成这样,他跟爹娘弟妹都不亲,见了面也只是象征性地请安问好。
  换身衣裳,苏荞去了乾清宫。
  道士们刚退出去,肖彻坐在龙椅上闭目养神。
  听说太上皇后过来,他捏了捏眉心。
  “胤儿,你怎么想的?”苏荞道:“道士作法不过是心理慰藉罢了,你这么聪明的人,难道真相信这天底下有借尸还魂的法子吗?”
  “儿臣心意已决,母后无需再劝,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肖彻半点都不肯退让。
  苏荞道:“你听娘的,小宝现在还小,不知事儿,你挑个与他投缘的姑娘封后,跟他说那就是他生母,日子一久,他慢慢就习惯了。”
  肖彻不肯,“后娘怎么可能对我儿子好?”
  苏荞有些语塞,毕竟儿子说的对,找个不相干的姑娘来,顶多是做做面子功夫,将来一旦有了自己的孩子,指定把小宝撂在一旁。
  叹口气,苏荞回了寿安宫。
  一直到小宝五岁,肖彻都还在坚持要让姜妙借尸还魂。
  苏荞、楚元修、楚澜、楚绾和姜旭几人轮番劝,然而肖彻谁的话都不听,俨然已经偏执入骨,把复活姜妙当成了余生唯一想做的事儿。
  苏荞不得已,这天屏退所有下人,把自己封存多年的匣子取出来。
  匣子里是个小型时光机,是她在现代那一世,搞科研的闺蜜的杰作,生日那天拿她做试验,结果就给试验到这个历史上没有任何记载的朝代来。
  之后无论她怎么弄,时光机都没反应,在这个没有电流的时代,时光机就是一堆废铜烂铁,但这么多年,苏荞都没舍得扔,因为这东西至少能证明她曾经在另一个世界待过,是突然闯入这个陌生朝代的外来客。
  现在,她想试一试,这东西能不能帮到儿子。
  “奶奶,你在做什么?”小宝迈着小短腿儿走了进来,奶声奶气。
  苏荞一见他,面上情绪尽收,蹲下身张开双臂,“小宝贝儿,来奶奶抱抱。”
  小宝乐呵呵地扑进她怀里。
  苏荞抱他坐到榻上,“又去找你爹爹了?”
  “嗯。”小宝点头。
  爹爹说了会找娘亲,他得时不时地去催催。
  跟奶奶亲昵了会儿,小宝见到旁边匣子里有个造型古怪的东西,他从苏荞身上爬下来,走过去,伸手摸了摸,不知碰到了什么机关,只听得“咔擦”一声响。
  苏荞脸色大变,“别碰!”
  小宝从未见过奶奶脸色如此不好,意识到自己闯了祸,他转身就朝着外面跑,一直跑到荷塘边,这才停下来,蹲在那儿,吸吸鼻子,有种想哭的冲动。
  然而眼泪还没落下来,他就从荷塘倒影里看到了自己。
  哎不对,荷塘里的确有个胖乎乎的小娃娃,跟他长得一模一样,可是他明明捏着树枝在地上画圈圈,荷塘里的人却一脸惊愕地看着他。
  这明显不是倒影!
  年龄小的缘故,小宝也不懂得什么是害怕。
  “小胖子,你在水里做什么?”小宝问。
  对面的人皱起眉头,“你是前世的……小宝?”
  小宝气呼呼,“我听不懂你说什么。”
  对面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家伙十分着急,“你听我说,别蹲在荷塘边,否则待会儿会掉下去的,快走!”
  小宝鼓了鼓小脸,“我才不要听你的话呢!”
  “你走,快走啊,别待在荷塘边!”对面的小家伙见他蹲着不动,试图伸手去推。
  片刻后,只听得宫人的惊呼声响起,“不好了,太子殿下落水了!”
  ——
  身子被包裹在一片暖流里,小宝睁不开眼,却能听到外面有动静。
  “妙娘,再加把劲儿,孩子就快露头了。”
  声音很急促,小宝没听过。
  但,露头?
  什么意思?
  他不是蹲在荷塘边跟那个与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小胖子说话吗?
  还不等他多想,就感觉到整个人往下沉了沉,小小的身子被挤压得很不舒服,他鼓足了劲儿,拼命往外钻。
  不知过了多久,就听有人松了口气,“总算生了。”
  紧跟着,有人拎着他打屁股。
  小宝没忍住,呜哇呜哇哭了出来。
  打他屁股的人给他洗了身子裹进包被,放到暖炕上,声音压得很低,“妙娘,是个儿子。”
  那个被称作“妙娘”的女子犹豫了好久才开口,“抱来我瞧瞧。”
  小宝适应了好一会儿,才勉强适应自己成了婴儿的事实。
  那他脑子里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记忆?还有个长得俊美绝伦的男人,他管他叫“父皇”。
  小全子说,他父皇登基前曾是权倾朝野的东厂督主,令百姓又怕又恨。
  唉,是个梦吧。
  小宝想了会儿,闭上眼沉沉睡去。
  ——全本完——
  ------题外话------
  大结局衔接正文开篇第一章。
  结局如果有没看懂的,衣衣解释一下,这是个时空悖论,无限循环。
  故事从男主娘的时光机开始,结局章刚生下来的小宝长大后,五岁那年仍旧会在荷塘边看到前世的小宝,因为他觉得前世的自己五岁那年会被人推下水,所以一直让他走。
  然而事实上,推他的人就是他自己,另一个时空的小宝。
  但是关于时空对话这一段,小宝重生后是不会有记忆的,因为他变成了提醒他的那个人。
  最后,坑填完,文文也终于正式完结了,现在是月中,再过半个月跨年,衣衣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爱你们么么哒!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