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8章 番外:程锦诗的下场(四合一章节)

  帜梦文学网,最快更新我在娱乐圈带崽躺赢最新章节!
  这场婚礼,两边的至亲全部到场,就连在外面出任务的程锦彦,也特意赶了回来。
  唯独,陈素雅不在。
  这边婚礼正热闹,陈素雅被程锦彦的人带到了R国边境的一个小岛上。
  看着那与世隔绝的小岛,陈素雅已经忍不住的哭了起来。
  当到了岛上,她才感觉到,什么叫可怕。
  一座孤岛,并没有岛民,有的,只是一座座冷硬像是最坚固牢笼的地上监狱。
  那青灰的水泥墙坚硬无比,没有多余的装饰,就那么伫立在哪里,光是看着,都觉得一阵压抑与恐怖。
  陈素雅腿脚都软了,完全无法相信,程锦诗,竟然会被送进到这种地方。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跟着人进了其中一栋监狱的。
  明明是关着众多特大犯罪罪犯的监狱,可近来,却是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在这昏暗的,不见天日的监狱了,宛若没有一个活人,连呼吸声都听不见。
  无边的恐惧笼罩着陈素雅,她下意识跟紧身前的人。
  “这,这里没人吗?”
  她的诗诗一个人被关在这里?那得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前面带路的人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
  “您进来的时候,看到了那座正在建的监狱了吗?”
  陈素雅微怔。
  “因为这些监狱都已经满了,再来人,快关不下了,所以又起建了几座,还有几个在后面,你刚刚没看到。”
  听着男人的话,陈素雅不仅没有得到安慰,反而更不安了。
  这座昏暗潮湿的监狱,已经关了这么多人,那为什么连一点声音都没有?
  带着无尽的疑惑还心慌,她终于停在了一面铁门面前。
  说是铁门,可是却厚重的很,当门被打开,她才知道,为什么这里这么安静。
  因为每间牢房,都是绝对隔音。
  门刚被打开,窸窸窣窣的说话声就传了出来。
  陈素雅走进去,房间里只有一个人,穿着灰色狱服的人蜷缩在墙角,身子不停哆嗦发抖,嘴里念念有词。
  沙哑难听的让人分辨不出来是男是女。
  “我错了我错了,不要打我,我会听话,不敢在反抗了,我什么都能吃,我很听话,我不反抗,我不反抗。”
  那念经一样的颤颤巍巍的话让陈素雅顿时捂住了嘴,眼睛瞪得老大,眼泪大颗大颗掉落下来。
  从那张脏乱的侧脸,她就看得出来,那就是她的女儿啊!!!
  “怎么会这样,你们怎么能这样对她!!!”陈素雅崩溃的大吼。
  她知道程锦彦把人带走了,知道他一定会教训程锦诗,但是也没想到,他竟然能狠心的把人折磨成这样。
  这也是他们的亲妹妹啊!!!
  听到陈素雅的声音,墙角的人身子猛地一僵,转后缓慢转过身,在看到陈素雅的那一刻,一双浑浊的眸子瞪得老大。
  忽然嚎啕大哭出来,连滚带爬的往陈素雅身边来。
  陈素雅崩溃的冲过去抱住她,头发乱的像是杂草,根本理不通,一张脸上粗糙脏污,这才几天,竟然瘦成了这样。
  这也是她和景笙的女儿啊,他们怎么忍心!!!
  门口的男人冷眼看着面前的一幕,面无表情。
  心想着若不是因为老大提前把这个女人拉倒单独牢房,恐怕见到的,就不是这样完好的程锦诗了。
  那几个牢房里的人,都不是善茬,毕竟,这种地方,怎么可能是简单的罪犯会被关进来的呢。
  要不是老大放了话,这女人刚进来那天,就会被玩死了。
  “妈,妈你是来接我了吗,走,我们快走,快离开这,快带我离开。”
  程锦诗哭的上不来气,她几乎是习惯性跪在地上,极度卑微的姿势,用尽全力在哀求。
  陈素雅看着她这副模样,心都要碎了。
  “走,妈妈带你走,带你回家。”
  陈素雅说着,抱住程锦诗就要往外走,可是那个穿着军装,身形高大的男人却堵在门口,堵住了去路。
  “夫人,您只有探望权,并没有资格把人带走。”
  叫着夫人,可是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尊敬的意思。
  “你们疯了吗?你们这是在杀人,我女儿没有犯法,为什么要被关在这种地方?”陈素雅嘶吼着,看着程锦诗被折磨成这样她整个人都崩溃了。
  “没有犯法?这里,不会关押一个无辜的人,她意图谋杀已经认罪。”
  “你还有十分钟,希望不要浪费在这种无谓的讨论上。”
  男人说着,直接退出了牢房,顺手带上了门。
  陈素雅看着男人的举动,心都跟着下沉了。
  她知道,她带不走程锦诗了。
  可是她怎么能忍心看着她的女儿在这里受苦。
  程锦诗疯了一样嚎啕大哭,扯着陈素雅的衣服嘶吼:“你不是我妈吗?你为什么不救我,为什么让我在这种地方受苦,你知道她们是怎么对我的吗?她们用滚烫的开水烫我的喉咙,他们让我在地上像狗一样吃她们吐出来的东西,她们,她们……”
  后面的话,她无法说出口,她恨不得去死,恨不得死!!
  但是她不敢啊……
  陈素雅抱着她,安慰她,说一定会想办法把她带走的。
  可是程锦诗不信,这个地方,她知道,这是座孤岛,如果没有特殊定位器,没有人能找到这里的。
  她救不了自己。
  她怎么那么懦弱?
  明明都是她的女儿,为什么简初能够被所有人捧在手心,而她却要受这样的罪?
  她程锦诗,也是程家的女儿,为什么要遭遇这些?
  “你真的不能带我一起离开吗?”
  程锦诗沙哑的声音阴冷无比。
  陈素雅搂着她,哭的安抚:“你放心,妈妈回去就去找你二哥,一定会让他把你放出去的,你是他妹妹,他不会那么狠心的。”
  程锦诗呵呵冷笑出声,二哥?她可没有那样的二哥,那个男人,有多可怕,有多恐怖,她深有体会。
  他不会放过自己的,不会的。
  而她知道,陈素雅这次离开,或许,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既然如此,那凭什么要让她一个人受苦呢?
  凭什么?
  她出身就该锦衣玉食,而不在简家受苦,最后还落得这个地步。
  都是因为陈素雅,如果当初,她放弃了简初,带着自己会程家。
  那她就是程家最尊贵,受尽宠爱的大小姐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陈素雅。
  她抬手搂住陈素雅的脖子,沙哑的几乎不能入耳的声音难得的平静下来,带着诡异的温柔。
  “既然不能带我走,那你留下来陪我好不好?妈妈,你既然爱我,就累下来陪我吧。”
  那样阴森可怕的声音让陈素雅心头一紧,莫名的恐慌袭上心头。
  不等她反应,脖子就已经被一双冰冷的手掐住,力道大的她瞬间无法呼吸,瞳孔骤然收缩。
  瞪大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面目狰狞,眼露凶光的人。
  她的女儿,想要掐死她。
  强烈的窒息与疼痛让陈素雅挣扎起来。
  程锦诗被折磨了这么久,刚刚用了狠劲儿,可到底比不上一个正常人。
  陈素雅挣扎开,惊恐的后退,仿佛不认识面前的人一样。
  “诗诗……”她难以置信的摇头。
  不愿意相信,她的女儿,刚刚,竟然想要掐死她。
  而程锦诗此刻已经彻底陷入疯癫了。
  这样的折磨,不能只有她一个人承受啊,妈妈不是说爱她吗,既然爱她,就留下来陪她啊。
  陪她一起受折磨啊!
  听着程锦诗癫狂下的自言自语,陈诗雅眼底的震惊难以遏制。
  程锦诗仿佛没有看到陈素雅的恐惧,顿时笑了起来,继续说道。
  “你留下来好不好?这样她们就会欺负你,就会放过我了,你那么爱我,一定愿意代替我承受那些的,你放心,我不会让她们弄死你的,我们轮流来好不好,我需要休息,你来陪她们玩好不好,如果你累了,我就来替代你啊,这样多好,不然我太累了。”
  陈素雅摇着头回头,眼底一片陌生。
  她最疼爱的女儿,怎么会变成了这样?
  她怎么能这么可怕。
  外面,穿着军装的男人听到声音打开门,看着屋里的景象,已经平静的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好像这样的画面,不足以让他升起一丝情绪波澜。
  “需要帮忙吗?”冷漠的声音响起。
  陈素雅真的害怕了。
  面前的人,就像是魔鬼一样,令她浑身都在发抖。
  “是你们,把她折磨成这样的。”她颤抖着声音说道。
  男人这才正眼看她,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
  “不,这里,顶多是让她暴露了本性而已。”
  “你胡说,我女儿不可能会是这样的!”
  陈素雅红着眼睛嘶吼。
  男人没有和她争论,而是询问。
  “还有三分钟,要提前出来吗?”
  陈素雅没想到面前的人会这么冷硬无情。
  可是,看着因为有他在场而不敢轻举妄动,但依旧目光阴冷的盯着她的程锦诗。
  只觉得一阵寒意上涌,她连忙起身大步往外走。
  走到门口,还不忘回过头对程锦诗说。
  “诗诗你等妈妈,妈妈会带你离开的。”
  说着,大门再度被关上。
  关上门的前一瞬,还能听到程锦诗癫狂的笑声,阴冷的音线直逼陈素雅,让她浑身发寒。
  “我们老大说了,如果你看完她不能承受,便再给你看一样东西。”
  说着,他带着魂不守舍的陈素雅走到一栋矮楼面前,已经是冷硬的青砖灰瓦。
  这是他们的宿舍。
  一个屋子里,男人放出一段视频,接着退了出去。
  陈素雅看着那视频,里面,是和简初一模一样的小脸。
  但是稚嫩年轻的很,她很清楚,那不是简初,而是,程锦诗……
  那个时候占据着这个身体的,还是程锦诗。
  视频明显是偷拍的,地点是简家那栋老房子。
  画面里,还有一个小男孩,是霄翊,看起来,比现在还要小,小很多。
  她看着简初,不,是程锦诗,笑着对霄翊招手,而孩子却恐惧的站在墙角,不敢动。
  孩子几下没动,程锦诗似乎不耐了,脸上的笑容消失,转而是狰狞的可怕,大步走过去,一巴掌打在那不过两三岁的孩子的脸上。
  这一巴掌下去,打的霄翊咣当一声摔在地上,接着,女人的脚踩在那小人的胸口。
  窒息的感觉让孩子哭都哭不出来。
  难听的辱骂声更是不绝于耳。
  视频有很多,剪辑在了一起。
  全部都是程锦诗对霄翊的折磨。
  吃着饭忽然发起脾气,将菜掀翻一地,让他趴在地上舔干净。
  掐着孩子的嘴将那滚烫的牛奶灌进去。
  嘞着他的脖子让他无法呼吸。
  手段残忍的折磨,看的陈素雅惊恐不已。
  这到底是个什么魔鬼,怎么会这么可怕?
  那样残忍的让人看都不忍心看的手段,施加在一个孩子身上,她还是人吗?
  哪怕她也不是多喜欢这个孩子,但是,在看到这样残忍的施暴时,心底满是不忍。
  他再怎么样,也不过是个孩子而已啊……
  忽然,她想到刚刚程锦诗和她哭诉的,那些人对她的折磨。
  不全都是,视频中,她对霄翊做过的?
  这一刻,陈素雅忽然觉得浑身发冷,阵阵寒意涌入四肢百骸,让她牙齿不住打颤。
  这个女人,真的是她的女儿吗?
  她和景笙的女儿,怎么会这么可怕?
  视频全部放完,门外的男人走了进来,平静的叙述着程锦彦的话。
  “老大说了,今天是大小姐的婚礼,如果你没出席,而是出现在这里的话,那么以后,也不需要在出现在大小姐面前了,我会让人安排直接送你回M国。”
  听着男人的话,陈素雅身子猛地一僵,却没有动。
  脸色寸寸白了下去,最后,只剩下苦笑,笑着笑着,她捂着脸呜呜的哭了起来。
  二十多年,她都倾注在这两个女儿身上,可是如今,两人都回来了。
  一个变得极其可怕,此刻深受折磨。
  一个对她情感淡薄,连声妈都没叫过。
  她这算什么,是不是报应?
  她努力将两个景笙给她留下的唯二血脉找回来,却也找不回他了。
  陈素雅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了。
  回去的船上,她看着那渐渐远去的小岛,和那已经快要看不清了的可怕的监狱。
  她没胆子问,程锦彦打算对程锦诗怎么样,她不敢听那个结局。
  跟她一起离开的,还有那个穿着军装的男人。
  其实这个回答,程锦彦也已经交代好了。
  在从爷爷那里知道了事情原委,包括简初和程锦诗之前共用一个身体的事情。
  到从简优那里得到这些视频。
  就注定了,他不可能会放过程锦诗。
  她对霄翊曾经做过的,她以后,要日日承受。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