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后悔

  帜梦文学网,最快更新穿成短命女配之后最新章节!
  许兰因知道是谁了。二十多岁的俊俏后生,又不敢说自己的姓名,从小跟着柴氏读书,一定是古望辰了。他应该是害怕了,知道今天温卓安不在家,想重施故伎,跟自己说说甜言蜜语,好不再记恨他……
  他还当自己是原来的傻丫头?
  许兰因说道,“不见。再问问门房,平时他也是这样,来人不报姓甚姓谁,他就敢进二门通传?再跟管家说,扣他三个月月钱。”
  小丫头出去把四奶奶的话说了。门房都快气哭了,跑出去把古望辰骂跑了。若不是有人拦着,他都能上去打这人一顿。
  夕阳西下,暮色给厚厚的窗纸染上了一层淡红。
  小丫头又进来报,“四奶奶,亲家夫人来了。”
  “我娘?”
  许兰因望望被夕阳染红的窗纸,下炕迎出侧屋,看到柴氏沉着脸走进来。
  “娘,家里出什么事了?”
  卫嬷嬷见柴氏的神色,知道她有家务事要讲,带着下人退了出去
  柴氏见没有外人了,拉着女儿坐去炕上,低声气道,“那个不要脸的古望辰刚才去了咱们家。”
  许兰因没想到,古望辰没见到自己,又跑去见柴氏。
  柴氏道,“哎哟,那个不要脸的,他居然好意思来找我,还叫我婶子。他趁你爹不在家来咱家,一定是怕你爹揍他,觉得我心肠软,好哄。你知不知道,他还提出想见你一面,多气人。因儿,我是来跟你说,他若来见你,千万别见他,也不要让女婿知道他来找过咱家,不要影响你们小两口的感情。”
  柴氏气得脸通红? 牙都咬紧了。
  许兰因也恶心得不行,冷笑道,“凭他? 还影响不了我和卓安的感情。若卓安知道他来找我? 不需要我出面? 卓安就能打得他找不到北。”又说道,“那个人先是来了我家,我没见? 才又去了你那里。哼? 他一定是看到我丈夫是太后的外孙子,我爹的前程越来越好,吓着了? 想来跟我们修复关系。他怎么敢想!娘就不该见他? 直接让他滚。”
  柴氏没想到是这样。说道? “下人来报? 说是小枣村的故人。我还以为是哪个乡邻? 就让人带他进来? 谁知道是他。他给我下了跪,说他年少不知事,急于求成,对不起我当初对他的好,对不起你对他的情……哎哟? 那些不要脸的话我都不好意思听……”
  周府? 周家二房的一处院子里? 周二夫人正在同闺女周梓眉说悄悄话? 两人的脸色都不好。
  因为周老太师下个月过生辰,周二夫人从陕西赶回京城给他祝寿。正好古望辰有公务进京,周梓眉也跟着回了京城? 许久未见面的母女终于见了面。
  周二夫人呵斥道,“少想有的没的,当初你大伯要把你许给温卓安,是你自己眼睛长在额顶上,推掉的。这个古望辰,也是你自己看对眼,想尽办法才嫁过去的。如今连闺女都有了,以往那些事,就不要再想了,想了也没用。”
  周二夫人也气。她一回京就听周大夫人说,大伯当初看中还是赵无的温卓安,觉得他有大本事,想把梓眉说给他。梓眉看不上穷小子赵无,还耍了个小伎俩把事情闹黄了。后来不知怎么看上了古望辰,人家还没跟媳妇合离两人就勾搭在一起,未婚先孕不得不把她嫁给古望辰。闺女丢了西瓜捡了芝麻,还得罪了老太师和大房一家……
  周二夫人气得要吐血。现在看到闺女后悔,连带对女婿都有些怠慢,更生气。
  周梓眉的眼泪又流了出来。自从知道赵无是温卓安,是太后娘娘的嫡亲外孙子,嫡长公主的儿子,还被封了侯,哭了无数次。她一直想要的好亲事,长辈送到她手上,却被她亲手推掉了。若当初自己同意,现在她就是侯夫人了,大伯娘有的她都有,所有的姐妹都被她远远甩在后面……
  原来觉得古望辰俊俏儒雅,才貌双全,是天下最漂亮的男子。现在才知道,温卓安英武俊朗,气宇轩扬,才是天下最优秀的男人。
  周二夫人见周梓眉的眼神涣散,还在想着心事,气道,“我说的话你听到了?你的丈夫就是寒门进士古望辰,你未婚先孕嫁给他,已经成了娘家的弃子。不要再想过去,想想怎么把自己的小家过好,怎么把你祖父和大伯重新哄好……”
  周梓眉冷哼道,“本来我可以不哄祖父和大伯,本来他们要想着法哄我……”
  “够了!”周二夫人喝道,觉得声音大了又赶紧压下声音,说道,“你也说‘本来’,本来你就嫁给了古望辰,本来温卓安就跟你没有一点关系,本来你祖父和大伯就不会哄着你。唉,你从小就眼高手低,认不清现实,都当了母亲还这样。听着,不要再沉迷于往事,要看清现状。有了你祖父和大伯的疼爱,你女婿的前程才会好,你爹也才会看重你,你们的日子才会过好……”
  正说着,听见外面丫头的声音,“三姑爷回来了。”
  周二夫人和周梓眉赶紧住声。周二夫人调整了面部表情,一副十分高兴的样子,又狠狠瞪了一眼还嘟着嘴的女儿,周梓眉也只得收起之前的委屈。
  时间进入腊月,许兰因的肚子更大。怀孕七个半月,比别人怀了九个月还大得多。肚子胀得不舒服不说,腿和脚都肿得厉害。
  怕早产,接生婆已经进住了温府。这次请的接生婆是苏晴说的那个接生手艺特别好的郝稳婆,因为郝稳婆年纪大了,连着她儿媳妇一起接来。
  还请了两个乳娘。一个是怕许兰因的奶不够,一个是不愿意让外人知道许兰因自己奶孩子,这对于贵妇来说是一件丢脸的事。
  太后也担心,天天有御医来给许兰因诊脉,回去再跟她禀报。
  偏这些天温卓安抓捕犯人不在京,外面狂风大雪扑天盖地,让许兰因的心情更加忐忑。
  她坐直了身子,这是她要起身的意思,掌棋赶紧扶着她从炕上起身。她几间屋走了两圈,又乏了,走去炕沿边,掌棋又扶着她坐下。
  跟着她不来回转圈走的许兰月眼圈都有些乏红。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