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八章三生昭烈,苍生逆流(终)

  帜梦文学网,最快更新万神祖师最新章节!
  犼童有些发呆。
  自己过来不就是为了帮东方慕山悄无声息的出来吗!
  此刻,他身后的坟冢已经开始了融化!
  这是不可逆的!
  只要出来了,就回不去了。
  东方慕山不可能永远的维持着多重空间折叠!
  毕竟,他掌握的只有一半的空间大道权柄。
  东方慕山看着苏牧,突然道:“你现在什么境界?”
  “我?”
  苏牧一愣,他低头看了犼童一眼。
  后者也愣了愣,道:“大概是道尊?”
  “他的情况有些特殊……”
  犼童思索片刻,道:“算是道尊吧。”
  “如果……”
  突然,东方慕山接话道:“如果吸收了体内的麓水大道,就可以直接成为道尊二重天。”
  “因为他的体内,有八脏。”
  犼童一愣,道:“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知道?”
  东方慕山脸上露出了一抹如释重负的笑容。
  “因为,我知道麓水大道未来会叫做……灵息之湖。”
  轰——
  东方慕山的话,如同一道闷雷击中了苏牧。
  灵息……之湖?
  灵息之湖是什么?
  上古干涸的湖水。
  和麓水大道有什么关系??
  东方慕山盯着苏牧的眼睛,幽幽道:“任何一条大道,哪怕是支流的支流,都有机会成长为参天大道。”
  “麓水可以诞生生命。”
  “而在麓水之中,诞生的最强生命,便是神魔。”
  “?”
  苏牧和犼童都傻了。
  麓水……
  麓水不是河罗在中古发现的小道吗?
  怎么和上古混沌的灵息之湖产生关系了?
  嘭!
  东方慕山突然一握拳!
  周围的空间瞬间折叠!
  一切昏暗和死气消散无踪。
  明亮如镜的空间碎片将方圆万里全部折射为了虚无空间。
  这里,就算是神祇想要进入,都要燃烧自己的权柄,才可以耗费心力的闯进来!
  此刻,东方慕山笑了笑,道:“苏公子,我有一个故事,你要听吗?”
  苏牧一愣,他看到东方慕山坐下,也轻轻坐在旁边,道:“愿闻其详。”
  东方慕山深吸一口气,道:“曾经一个强者,在一个别人数千年才可成仙称尊的世界,他区区数月,就成就了道尊。”
  “毫无疑问,他成为了那个时代的最强者。”
  “他的崛起,让所有人都认为他是天命。”
  “他自己,也是如此认为的。”
  “他有一颗苍龙卵。”
  “他还有一具鬼车少女遗骸。”
  “他用跨越时间的通灵之法,施展镜虚琉璃,诞生了这个世界,第一条烛龙。”
  “他掌控的道越来越多。”
  “区区五万年,就掌握了近乎所有的大道。”
  “但是他认为不够。”
  “这些道,都是法术,都是本源。”
  “他想要创造出一条可以诞生生命的大道。”
  “于是,一条叫做麓水的大道诞生了。”
  东方慕山看着犼童色变的脸,看着苏牧慢慢瞪大的瞳孔,继续道:“但是这条大道中,不可控的诞生了从未有过的怪物。”
  “十尾河罗。”
  “它吃掉了天,或者说天命之人的宠物,烛龙。”
  “那强者一怒之下,灭杀了河罗,闭关星辰之上,潜修麓水大道。”
  “他任命了当时最为鼎盛的人族为天道。”
  “任其名为,云中君。”
  苏牧的眼神颤抖,整个人如五雷轰顶!
  而东方慕山继续道:“在那绝世强者闭关的时期,是人族最鼎盛的时期。”
  “三皇并立,繁荣昌盛。”
  “各族就算是有冲突,也都是小摩擦。”
  “天道也兢兢业业。”
  “但是又是五万年过去,那个强者回来了。”
  “他罢免了云中君,自己做了天道。”
  “同时,以麓水大道为根基,吸纳一切大道。”
  “那强者以广牧天下为目标,想要创造万族。”
  “于是,天下开始出现神兽,出现神魔,出现无数不可预知的恐怖生灵。”
  “它们互相繁殖,诞生了整个世界上最诡异迷乱的时期。”
  “各种奇形怪状的生灵横行,人族破灭。”
  “但是那个时候,那强者已经有些入魔了。”
  “他将一切看做自己创造的子民,任由发展。”
  “最终,大陆上只剩下了一种生灵。”
  “神魔。”
  “活下来的,只有最强的神魔。”
  “这种神魔单一,无法繁殖。”
  “只能借助麓水大道,来诞生新的神魔。”
  “那强者意识到了问题。”
  “但是他已经无法逆转了。”
  “荒芜的大陆没了生气,他也失去了维持大道的根本。”
  “他自嘲着将垂死的世界命名为广牧。”
  “唔,口口相传,未免也有误差。”
  “比如现在,就叫广目。”
  东方慕山深深看了苏牧一眼,道:“最后,那强者坐化,和世界消融在一起。”
  “没了维持,麓水大道一点点枯竭。”
  “神魔将其称呼为灵息之湖。”
  “当最后一滴水要干涸的时候,有垂死的神魔看到,一颗巨大的树灵在死寂的大陆复苏。”
  “他叫王维,和那个强者是凡人时的好友。”
  “他一直站在所有纷争之外,掌控了时间空间。”
  “就在世界一切尽归混沌之时,他燃烧了所有大道,以泼天神通开启流光海。”
  “他将干涸的麓水大道贯穿整个时空,贯穿了整整十五万年!”
  “然后逆转了时间。”
  苏牧口干舌燥,身子不停颤抖。
  他想到了犼童和劫灵老祖都提到过的传说——有神魔在天地之初,看到一颗活了十几万年的古树。
  那……那不是天地之初!
  那是天地灭亡之时!那古树,是实实在在的活了十五万年!
  那看到树灵的神魔,是被树灵逆转时空复活的第一批!
  “他成功了,也失败了。”
  “广目世界太大了。”
  “他只能逆流走到上古。”
  “他找到了上古时期的强者。”
  “濒死之时,拉着那强者走入流光海目睹了一切。”
  “于是,那时强者便要逆转这一切。”
  “补偿他自己的过错。”
  “于是,他改名为衡。”
  “只求万物均衡,而不再执迷大道。”
  东方慕山深吸一口气,对面的苏牧已经有些恍惚了。
  这些消息,对他的冲击太大了。
  “再后面,大概的历史就是你知道的了。”
  “曾经的历史被掩埋,新的历史,被逆转时间的衡重新创造。”
  东方慕山幽幽道:“时间长河,一直都是再逆流。”
  “王维舍命逆转了时间。”
  “衡屠·杀了上古,化诸神血肉为动力,让逆转的时间长河流动起来。”
  “我,是那个天命之子的中古时期。”
  “你也可以理解为三身之一。”
  “现在衡等不及了。”
  “他快顶不住了。”
  “现在,整个时间长河的逆流,都是衡一个人再抗着。”
  东方慕山笑了笑,道:“他想要强行杀到过去,也就是现在。”
  “他通过宿命操控一切,就是准备抹杀所有可能是那天命之子的人族。”
  “哪怕是那天命之子死了,我和他也要死。”
  “他手上,有一个万人册。”
  “现在,估计已经筛选了一多半了。”
  “找不到你,就杀了你。”
  “我是不太同意的,因为这样,你死了,可能你所创造的一切也会消失。”
  “而三皇是你的弟子。”
  “他们也不想你死。”
  “唔,不过中古我为了借力,将你描绘的很邪恶,在他们心里,你是广目,是天地,但是也就仅仅比衡强一点而已。”
  说着,东方慕山站起身,看着犼童道:“你没对他发怒暴走,就是因为我是你的主人。”
  “而他,是我的过去身啊。”
  三身之中,起决定作用的,就是过去身!
  没有过去的人,不会有现在和未来。
  苏牧干涩道:“我,就是那个强者,那个天命之子?”
  “三四个月成就道尊的人,除了你还有第二个吗?”
  “麓水大道,灵息之湖的雏形,神魔的母汤,在你身上吗?”
  “在……”
  “那就不会有错。”
  东方慕山耸了耸肩,道:“你是神魔的父神,也是人族的祖师。”
  “你、我、衡。”
  “三身合一,可以重塑时间长河。”
  “而麓水大道就是钥匙。”
  “一切都齐备了。”
  说着,东方慕山身上,透明的道河翻涌。
  “犼童!”
  “在……在!”
  “时间!”
  东方慕山低声道:“当初给你时间,就是为了今天!”
  “和我开启流光海!直接进入时间长河!”
  “好!”
  金色和透明交织,化为了一道斑斓的金色长河,在一片折叠的璀璨空间,撕开了一片迷蒙的金芒粉碎。
  哗啦啦的水声,轻轻荡漾。
  “走吧。”
  苏牧抬头,道:“会发生什么?”
  “我可以相信你吗?”
  “唔。”
  东方慕山耸肩道:“衡会和你我融合。”
  “到时候,你会知道一切。”
  “重塑的世界,会如何?”
  “一切,从你出生那天开始。”
  “唯一的区别,大概是世界上诞生的一切生灵都会亲近你。”
  “因为它们体内流淌着你的道。”
  “听起来不坏。”
  苏牧深吸一口气,随着东方慕山踏入流光海。
  ……
  金色的长河之上,血皇帝和黑皇帝都已经难以支撑了!
  两人的双脚,都已经踩进了水中。
  而衡,却依然毫发无伤。
  晚年的他,最强!
  “嗯?”
  突然,他转头看向了旁边。
  虚无的黑暗中,金色的支流汇聚而来,其中走出了三道身影。
  “慕山!?”
  血皇帝当即转身,道:“你怎么过来了?”
  “我找到了。”
  “你……”
  瞬间,所有人的眼神都凝聚在了苏牧的身上!
  东方慕山看着衡,道:“不用杀了。”
  衡突然一笑,道:“原来是苏小友。”
  “两次相见,都不是现实,没能感受到麓水大道,真是可惜。”
  “老夫,也算是完成任务了。”
  衡突然化为虚影,缓缓朝着东方慕山汇聚。
  后者没有抵挡,很快和他融合一体。
  恐怖的气息扩散,瞬间将那长河数百丈镇压了下来!
  血皇帝和黑皇帝,都站在了水面上。
  但是不远处,时间长河的水却如同被巨大的力量牵引,朝着相反的方向狂涌!
  王维逆转时间的十五万年,都是衡在稳定着时间,逆流长河!
  现在他融合了,长河要恢复了。
  “慕山你……”
  东方慕山看着血皇帝,突然一笑,道:“陛下。”
  “等我。”
  “五万年后,我会去血敛天找你。”
  说着,东方慕山瞬间被空间糅合成一股清风,进入了苏牧的体内。
  无尽的气息力量翻腾。
  苏牧的眼前,如同走马灯般划过无数画面。
  最终,化为了一颗接连天地的老树,腐朽在自己面前。
  苏牧的神色浮现了一抹沧桑。
  他看着下方两位人族大帝。
  “我,会带着记忆重生。”
  “走曾走过的路,不会犯曾犯过的错。”
  “这大陆,也不会有那破灭苍生的两次大劫。”
  说着,苏牧猛然投身长河!
  苍金激荡!
  狂龙如浪涌,朔风扫星辰。
  苏牧一人,抓起浩瀚长河调转波涛,缭绕天地!
  他的血肉消融,化为狂流千顷,生生改变了时间的流淌。
  璀璨的金芒化为炽白,天地间一片粉碎的烂漫天光。
  ……
  云州。
  “老爷老爷!”
  “生了生了,是个大胖小子呢!”
  “你快看,眼睛真亮!”
  “快,叫老爷回来!”
  “什么真亮,这是天生神图开!”
  床榻上,一个白嫩嫩的婴儿睁开眼睛。
  “呜!”
  一个拳头大小,红彤彤毛茸茸的小兽笨拙的跳到婴儿身边,轻轻舔了舔婴儿的小脸蛋。
  婴儿此刻却是眨了眨眼。
  没有一点婴儿的懵懂,眼神清澈透亮。
  窗外枝桠摇曳,阳光清亮温暖。
  和未来漫长的岁月一般温柔。
  (完)
  ……
  作者:“在这里说话,主要是因为渠道站的读者看不到作者说。书完结的很仓促,直接讲出了大结局。本来这一章的内容,至少要二百万字,公司要求十万字完结,根本缩不下了。那不如直接完结了,不浪费正版读者订·阅的钱,然后我抽空把没写的人物写番外,免费给诸位看。这是我第一本书,伏笔埋的挺嗨,结果却没时间去挖了。衡、东方慕山、苏牧的关系,我感觉应该没人能猜出来,这是后期的主要爽点和内容,颠覆时代所带来的震撼和冲击是我开书就准备的,结果太拖沓没时间写出来了。王维和苏牧的剧情都没开始,所有他为了救苏牧颠倒十五万年的情节也没有太大的震撼感,这是我的失败。本文的主题,其实就是苏牧曾经的一生毁灭了天下,王维逆转时间,苏牧的三身一起改变未来。可惜,因为这本书我太稚嫩了,没能做到。一开始想要的时间剥离感和三个自己的改名换姓,互相厚重的时代感和交际也才刚刚要开始,结果就要结束了。很抱歉一直追读的读者,我会找机会写番外的。微信留在作者说了。我一直相信想象力和创造力是一个作者的根本。这本我学到了很多,下一本,不会和现在一样稚嫩了。再度拜谢大家,这本书,只是我的开始。世界让我们相遇这一次,那么,总会再次相遇。希望有一天你们看到我的书,会说,有进步,不愧是你呀。诸位,暂别,拜谢——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