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终:现代一日游!二胎报到!

  帜梦文学网,最快更新纨绔天医最新章节!
  “快了吧。”云芷汐心里也没底,她很清楚修为越高,怀孕越难,主要是生理周期太长,近乎没有。
  此外,这生理期还越发没“规律”,毕竟修为时时涨,周期自然就很难掐算,所以修炼者育儿,只能随缘。
  若非如此,人家须弥王也无需如此“委屈求全”,不过他都如此明白的喊寂寞了,云芷汐自然不好、也舍不得再忽略他。
  于是云芷汐就琢磨着,“要不咱们带着小宝,先去皮皮那儿,搞个现代一日游咋样?煌煌很想看看我成长的时代吧!”
  容煌其实并不想,毕竟他已经看过了!不过他倒是很想去体会一番,他对那个奇妙的世界,有几分好奇。
  只是……
  容煌有些担心那个皮儿子,“你我身负‘不变因素’太多,过去会破坏那个世界的平衡,不好控制。”
  “我们可以将修为完全卸掉,去了之后也不要跟太多智慧生灵接触,这样一来,就不会有什么影响吧?”云芷汐对那边的人已经没念想,不想儿媳妇,还想去见故人。
  容煌却很谨慎,“为夫且算一算,方可定。”不管怎么说,皮儿子也是亲儿子,不好坑得太过分。
  云芷汐对此没意见,“好,我也不急,能去咱们就去,不能去就算了,日后等皮皮回来再去即可。”不过是想带你去散散心罢了。
  毕竟,她自来就是个有错就改的好妻子,发现自己确实冷落了美夫君,自然就会好好找补回来。
  容煌内心说不要,潜意识却很想去看看媳妇儿的“出生地”,想了解和媳妇儿相关的一切,所以也蛮积极。
  是以,眼下的他已经在召出他的神通小小煌,把云芷汐和某小都激动了一下,不过这俩都有分寸,没打扰他。
  人家小的只是爬到他汐太奶奶怀里,又艳羡又喜欢的看着他煌太爷爷的小小人,软软的说:“宝、什么时候也有啊~”
  “快了,等你三个叔公回来,咱们小宝也能叫出一只小小的宝来了!”云芷汐很肯定这一点,同时仍有几分心疼的看着丈夫那只小小煌。
  云芷汐总觉得,丈夫重修出来的这只小小煌,比之从前那只,脸色苍白了几分,想来是还没彻底恢复。
  不过在心疼的同时,她还有些生气,毕竟这个男人当时可没跟她商量,乃是背着她搞死了这只“小小煌”,虽说都是为了儿子。
  可这家伙因此修为跌落,还差点归墟,把她气得不轻,也心疼得不轻,好在不管过去有多少风风雨雨,她和他终究是顺顺利利走过来了。
  等容煌看完预知结果时,睁眼就看到奶孙俩都眼巴巴的看着他,让他一时怔忪,又想起昔年第一次在妻儿跟前施展这神通时,娘俩看着他的那一幕。
  小宝这个小家伙……
  总是能不经意的勾起他很多的回忆。
  让他真隐隐有种年纪大了,越来越容易陷入回忆之感。
  “如何?”云芷汐见他久久没回应,以为结果不大好,已经接着说起来,“不行的话,咱们就不去了,在九天转转便好。
  说起来,那个亚特兰咱们也还没去过呢,听说倒是和我那个世界的西方神话体系有许多相似呢。”
  “那便此地也去,你那边也去,为夫看过了,无妨。”容煌说着,已这一大一小都揽入怀里,“方才失神,不过是想起墨墨幼时。”
  云芷汐这就懂了,她看着怀里的小宝,也时常会想起墨墨,不过她和小家伙玩的时间多了,又总会在这小的身上,看到逸儿幼时的“疯”劲。
  而不管是墨墨还是逸儿,都是让她心疼的娃,自然让她不知不觉的将满腔“母爱”,都涌在这只软宝身上了。
  眼下想来,她还是有些心虚,“煌煌,对不起。”近来真冷落了你呢……
  “知错日后便不可再犯,否则为夫可不原谅你。”容煌也是真怕了,想他这几个月少得可怜的肉渣,他就自觉越发不好了。
  “什么?”听不太明白的容小宝就从旁发问了,不过他注定是问不出结果,“两老”怎么可能跟这么小的他,说那方面的事?
  这厢和睦融融……
  那头甩了崽数月的容逸,则是满面春风,时时餍足得宛若饱餐的猛豹,连头发丝都散发着春意。
  不过他这好日子也差不多,毕竟过了数月没羞没臊日子的晏瑜,她近来频频心虚,“夫君,小宝好久没见到咱们了吧,是不是该回去看看?”
  “有煌爷爷和汐奶奶在,不用咱们操心。”容逸一点不觉得该回去看看,“何况咱们现在的首要任务是让你怀上小小鱼儿。”
  “……”已经气短的晏瑜,对昔日自己立下的豪言壮语,颇有些气馁,“这么些时日了,还是没有,也许我真不该太执着。”
  “执着好啊!”容大司命现在最喜欢媳妇儿的执着,“也许就差最后一点时日,若是咱们现在就放弃,岂不是可惜?”
  “……倒也是。”晏瑜到底是有几分不甘心。
  人家大司命就是揪着她这几分不甘心,和本性的执着,天天没羞没臊的和媳妇儿胡天胡地,闹各种花样。
  晏瑜因深爱着自己的夫君,在这方面既大胆又热烈,每每把人家大司命无形勾得只愿常驻她的鱼场子,再也不离开。
  从外表看,人人皆会认为晏瑜是个禁欲系高冷女王,只有某大司命知道,媳妇儿又辣又纯,真真极品!
  容逸现在对小小鱼其实一点盼头都没有,只愿一直没有小小鱼,然后媳妇儿就能一直这样与他放纵!想想就美。
  不过……
  容逸才这么畅想着未来,晏瑜却收到了来自哭爹的传讯,让她赶紧回苍梧宗一趟。
  没错,眼下这对小夫妻正在周游九天界各地,过着蜜月般的甜蜜小日子。
  晏青这么一条传讯,自是让本来就想小崽崽的晏瑜,立即决定回苍梧宗看看了。
  容逸不好再拦,只能和媳妇儿一同回去,顺带看看那只小崽子长大了没有,长势是否喜人。
  ……
  苍梧宗。
  晏瑜落到父母院内时,四下无声,十分寂静。
  如此气氛,让晏瑜心头微紧,毕竟她能感知得到,周遭的门人都下意识放轻步伐,十足小心翼翼。
  难道,爹娘出事了!?
  晏瑜下意识握紧夫君的手,已经有几分紧张。
  容逸也觉得周遭的气氛有些奇怪,此刻已轻抚着媳妇儿的手背,安抚她别担心。
  夫妻俩便都怀着几分紧张,敲响了晏青和张云梦的房门。
  原已感知到他俩到来的晏青这才悄然走到门前,一听到敲门声,就赶紧开门,并立即紧张的做出“嘘”的小动作。
  晏瑜见哭爹没事,稍稍放心一些,才小声的问,“出什么事了?”
  晏青摇摇头,没说什么,只是让女儿和女婿小心进屋,别吵到屋里头的爱妻。
  晏瑜原本稍稍放下的心,又提上来一些,主要是她爹的表情太过严肃!让她担心起母亲该不是出事了吧?
  晏瑜很清楚哭爹对母亲的感情,这要是让他再经历一次“妻变”,他必撑不下去!
  结果晏瑜还真担心对了,她一进屋,就看到母亲虚弱的躺在床上,脸色还十分苍白!?
  把晏瑜惊得本能快步往前走,想要自己查看母亲怎么了。
  然而——
  紧张的晏瑜才跨出几步,她自己竟觉头晕,脚下就是一个踉跄!
  容逸立即揽抱住她,底底呼道:“小心!”
  晏青也被吓了一跳,“小鱼儿别急!你娘亲还好。”
  晏瑜自然不信这话,只在缓了一口气后,马上落座在母亲身边,手把手诊脉,果然诊出母亲脉象很虚!这很不对劲。
  “怎会如此?”晏瑜不明白了,“母亲的身体原本不是很好么?”
  晏青被问得似噎住,一时竟不知如何回答。
  晏瑜就急了,“爹,到底怎么了?”
  “就……”晏青捂住脸,真说不出口。
  晏瑜就更急了,因为她没诊出具体病症,只发现母亲这身体弱了很多,让她十分不安,不、也不是没诊出什么,她隐约发现……
  正想细查的晏瑜将精神力都聚向自己发现的问题点,只可惜她才要调集更多精神力,她就再次觉得有些头晕,让她呼吸微滞,气血也有瞬间的不畅。
  容逸这就赶紧握住她的手,将她拢入怀里安抚,“小鱼儿先别急,且听爹怎么说,爹既然传讯让咱们回来,必是会仔细告知我们出了何事。”
  “对对对!小鱼儿你别急,爹这就说!你缓一缓,你母亲真没大碍。”晏青说着,赶紧给女儿倒了一杯滋补灵水。
  晏瑜确实觉得有些许不舒服,当即接过去喝了几口,才稍缓了过来的问,“那爹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她是不信没大碍这一说的。
  晏青见女儿急得脸色都发白了,就算再难为情,也一咬牙的说了,“就是、你娘给你怀了个弟弟、或妹妹。”
  这话说完,晏青就继续捂脸了!实在是……
  他这都一把年纪了,在女儿面前说这个,真有些难为情,而且这次还害得爱妻又受妊娠之苦,他没脸。
  晏瑜:???
  她听到了什么!?
  容逸:……
  没想到岳父老当益壮,播种能力竟比他还厉害!?
  不。
  容逸表示坚决不承认,只认媳妇儿和他的体质更厉害,所以才更难怀上。
  一时间,容逸就很想“收网有鱼”了。
  而等不到女儿女婿回应的晏青,他就从指缝偷偷看了看这俩的表情,果然发现他们都很震惊,一时更难为情了,干脆继续捂着脸!
  晏瑜这时才回神,再看着捂脸的爹,好笑道:“爹日后要一直这么捂着脸见我码?”
  晏青老尴尬了,“先这样吧。”
  晏瑜这就真笑出声来了,“这有什么好难为情的,这时好事!爹这样,害我还以为母亲怎么了,不过母亲怀这一胎,于她体质影响挺大,需要好好滋补。”
  此刻的晏瑜终于明白,她方才感知到的症结是怎么回事了,难怪她觉得似有什么在若有似无的汲取着母亲的精血。
  这个孩子,看来不怎么好怀,怕是挺折腾母亲,今日开始得好好给母亲补起来,否则这胎生下来,极有可能伤到母亲的根基。
  这些话晏瑜自然不会说出来,怕他爹听了害怕,还愈发自责。
  小崽崽嘛,那么小,最初的时候自然都是靠父母精血来养成,因是在母亲体内孕育,母亲付出的自然更多。
  而晏青一听说这一胎对爱妻体质有影响,哪怕没听到更坏的,也白了脸,“实不相瞒,爹喊你们回来,就是因为你们母亲这一胎似有些不对劲,爹害怕。”
  “不会有事,女儿会一直守在苍梧宗,等母亲生产完再说。”晏瑜在宽慰哭爹的同时,已经开始琢磨怎么给母亲补身体了。
  晏青自然很信任宝贝女儿的能耐,“那就拜托小鱼儿了,你娘一定要没事。”若非梦儿一定不肯打胎,他都不想要什么孩子了,他毕竟早已儿女双全,真不想梦儿再涉险。
  一般而言,怀子对女修而言,不会有太大影响,可张云梦这一胎明显不一样,所以晏青虽然舍不得自己的亲骨头,但更心疼妻子,本是想打胎。
  可张云梦是一个特别爱孩子的母亲,她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孩子就这么失去来到世间的机会,她绝不答应!
  晏青拗不过妻子,只能提心吊胆的煎熬着。
  眼下晏瑜回来了,这会又说了许多安抚的话,晏青才逐渐放心,又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这些话你们汐奶奶都说过了,我就是忍不住担心。”
  “我明白。”晏瑜抱了抱哭爹,“现在我和汐奶奶都守着母亲,爹就不担心了吧?”
  “不担心了,不担心了。”晏青也知道自己杞人忧天,只是他真的太害怕了。
  晏瑜能理解她这哭爹的心理感受,又软声安抚了一阵,才说道:“那爹先照看娘亲,我去找汐奶奶商量一下该怎么给母亲补补。”她毕竟没什么经验……
  怀容小宝前期,都是浑浑噩噩过的晏瑜,她甚至都不能第一时间诊出张云梦有孕,让她给孕妇调养自然是难为她了。
  不过晏瑜知道晏青慌什么,在他面前自然表现得很有把握,以安他心。
  眼下晏青也确实安心了,自是连连点头,“去吧,要劳小鱼儿和你们汐奶奶了。”
  “爹再这么客气,我和夫君就不管了。”晏瑜假装不高兴的起了身,却在起身瞬间,再次感觉到头晕!
  而这一次,晏瑜不能再保持回清醒,她忽然就彻底失去了意识,倒在身侧夫君的怀里了,隐约听到夫君惊慌失措的呼喊,“小鱼儿!”
  晏瑜想说“别担心”,奈何黑暗来得太快,她挣扎不回来,只能被黑暗吞噬。
  容逸就被忽然昏厥的媳妇儿吓到崩溃,一双潋滟紫眸瞬间红了!把晏青连连吓到了。
  好在云芷汐和容煌正好抱着某小过来了,后者感知到亲爹亲娘回来了,自然坐不住,吵吵着要过来呢。
  结果这一过来,就看到这么慌乱的一幕,把人家小的都吓傻了。
  容煌立即安抚着小家伙,又让媳妇儿快去给孙媳妇整治,他还一手握住了孙儿的肩膀,沉声道:“逸儿,别乱,爷爷在,不会有事。”
  容逸这才转头看向他煌爷爷,一双赤目逐渐恢复成潋滟的紫色,筝音沙哑,“煌爷爷。”
  “爹~”要哭不哭的容小宝立即往他爹肩膀上爬。
  云芷汐这会也及时诊脉完毕了,当即没好气的拍了孙儿的额头一把,“你这糊涂鬼!你媳妇这是怀上了。”
  容逸被拍得一愣,还没反应过来。
  晏青倒是反应得快,“亲家亲家!您这意思是说,小鱼儿也怀上啦!我们晏家,这是双喜临门!?”
  “对。”云芷汐很肯定,“小鱼儿会晕厥,也只是因为情绪起伏太大,很快就能缓过来,她身体好着呢,没事。”
  容逸这才缓过震惊,小心翼翼的以修手覆上媳妇儿的小腹,从惊转喜,眼眶有些许潮湿,方才真吓到他了!
  幸好,他的小鱼儿没事,只是坏了小小鱼儿。
  幸好,他的明珠没有暗淡,他仍将远离黑暗。
  幸好,……
  总之,容逸无比庆幸。
  摁着他肩膀的容煌也很庆幸,他最清楚,这只豹孙子方才又要爆了!
  这一刻,容煌无比庆幸孙媳妇和他一样,将永生不朽,能一直陪伴着爆孙,否则他必会愁白了头。
  只要有儿媳妇在,容煌相信,他这只暴躁孙子,必能一直这么温情脉脉。
  ……
  一场虚惊之后,屋内气氛终于淡去紧迫,逐渐衍出乐融融。
  晏子烨进屋时,看到的已经是都带着笑意的脸,包括爬在妹夫肩膀上的小外甥,亦是嫩脸上带着笑,仿佛他方才感知到的天崩地裂之势,都是幻觉。
  而眼尖看到他的容小宝,也已经欢欢喜喜的稚喊道:“大舅舅~”
  “欸!”晏子烨笑着进屋,确定家人都没事,脸上的笑容愈发大了。
  这样就好,一家人、所有人都好好的就好。
  ------题外话------
  最后两小时,有月票就快快清给本宝宝啦,么么!
  明天24点前,在评论区留言的天医粉丝【2000以上即可】,会获得16币奖励,感谢一路陪伴。
  最后,推荐一本甜宠双洁1V1文【快穿之宿主这锅您得背】作者:浔阳殇
  简介:叶云因看多了快穿文,从而被拉入了“快穿系统”,回家的诱惑也因此展开……
  ——
  位面小文案:
  叶云:“请问你有什么黑料吗?我想要爆你黑料!”
  某人直接冷漠离开!
  洞妖洞妖:【宿主要不下次问问人家有没有绯闻,你想爆人家绯闻。】
  十几分钟后……
  叶云抓着某人的手:“你要是没黑料给我爆的话,绯闻有吧?我也可以接受曝光你的绯闻的。”
  有的时候,现学现用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
  多重人格VS背锅大侠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