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8章 男神她看不透

  帜梦文学网,最快更新总裁的私宠:单身妈咪爱爱爱最新章节!
  闻言,陆方华没有过多表情,低下头去翻着书本,轻轻讥讽道:“我没有未卜先知的本事,警官先生不尽快破案,几次来找我,可见你们的办案效率也不过如此!”
  被一个小小的学生出言讥讽,厉宸睿倒也没有觉得尴尬,他点点头。“你说的对,我们是该提高办案效率!”
  “那接下来呢?”陆方华又问:“是口号还是真的有效,就不得而知了!说真的,你们给我的感觉就是拿国家俸禄不好好办案的饭桶,已经几天了,还没有破案!”
  陆方华这一番话让沛馨惊奇,怎么一夕之间她就变了个人?她好像豁出去的样子,什么都不怕什么都不管不顾了!这两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沛馨有点讶然,几乎每个人都让她很意外,怎么每个人说话的态度都不一样了?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似的惹不起,还一副横样儿!
  陆方华今天这样子是沛馨万万没有想到的,上次她可是唯唯诺诺一副不敢说的样子呢。她和文澜都是好大的变化。
  陆方华在直接骂他们是饭桶,沛馨微微蹙眉。
  厉宸睿却笑了。“国家给的那两个钱还真不够生活的,陆同学毕业后千万不要进我们这个系统,不然变成饭桶就难办了!”
  沛馨看着厉宸睿跟陆方华说话话,终于不得不承认,厉宸睿的思维方式,她实在看不透。大概男神跟正常人不在一个调频里吧!
  “谁也没逼着你非要干!”陆方华就跟吃了枪药似的,一顶百顶。
  “纯属爱好!陆同学不也是很喜欢破案吗?我得感谢你的指引,你心机挺重的!”厉宸睿笑得艳丽,闪着狡猾的光芒。
  陆方华微微一顿,没有抬眸,但是她轻颤的睫羽泄露了她内心并非如此淡定。她装傻一般否认。“我不知道警官先生所谓感谢为何!”
  “那张光盘!”厉宸睿嘴角一翘,眼神里掠过一丝洞察一切的自信。“陆同学如此大费周章的放在向小雨的床板里,等的就是机会儿吧?”
  这次,陆方华手里的动作明显的一个停顿,就在沛馨以为她会有所反应的时候她却没有抬眸,长长的眼睫毛覆盖在眼皮上,微微一颤,继续手里的动作。
  “我不知道警官先生说的是什么,我从未见过什么光盘!”
  厉宸睿和沛馨交换了一个眼神,彼此都可以感受到陆方华在撒谎,可是她为什么要撒谎呢?
  厉宸睿倒也没有急着开口,他似乎有所了悟,对沛馨道:“沛馨,带陆同学离开这里!”
  陆方华这才猛的抬头,她摇头:“你们有话就说吧,在这里说!”
  “陆同学,对不起了,执行公务!”沛馨二话没说上前把陆方华带走,老徐也跟着。
  厉宸睿环视了一圈她们的宿舍,又去看了看陆方华刚才翻看的书本,他在陆方华的书本中间发现了一本点名册的复印本,厉宸睿微微一愣,随手拿了起来,翻看一下,发现这次这本点名册同样做了标记,在某个同学的名字下面都划线了。
  这代表什么呢?
  沛馨把陆方华带到了刑警队办公室,而不是审讯室。
  陆方华倒也没有任何挣扎,她看起来很平静,没有闹,只是安安静静地等待着。
  整个问话的过程只有厉宸睿沛馨在,老徐被厉宸睿指挥去了别处。
  “陆同学,你有什么顾虑可以跟我们说,如果你受到了什么威胁,我可以派人保护你!”厉宸睿在问话开始就做了承诺。
  “我不想多事!”陆方华很直接地开口。
  “我知道,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如同你的想法一样,都不愿意多事!”厉宸睿表示理解。
  “但你还是找到了我,我说了不想多事,你们警察应该去找物证,人证有时不足信,况且我真的知道无多!”陆方华说这话的时候虽然在笑,但是却显得心事重重,忧虑过甚,仿佛有千钧重,一点都不像是无忧无虑的学生一般,她的眼底一副悲观沧桑的样子,这种情绪,让厉宸睿和沛馨都察觉出来。
  倒是可以理解,毕竟自己的同学兼室友出了意外,但是现在的陆方华跟那天的陆方华又不一样,她似乎没有了害怕,剩下的只是等待某种命运安排的认命般的麻木。
  沛馨去倒了一杯水端过来,放在她面前。“陆同学,喝点水吧!”
  陆方华接过去,道了声:“谢谢!”
  “不客气!”沛馨回头看了一眼厉宸睿。
  厉宸睿微微蹙眉后淡淡一笑,道:“人证和物证同等重要!陆同学,你知道的可不是无多,知道的一定很多。那张光盘你放在了向小雨的床上,你很聪明,知道我们一定会再回来,而我们的人在收拾向小雨遗物的时候肯定是小心翼翼,收拾的干干净净,你把光盘放在那里是在等我们会不会再去,如果去了,这案子该破。如果不去,那是向小雨命该如此!对吧?”
  闻言,陆方华抬起头看向他,眼中微微闪过一抹讶异。
  厉宸睿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儿,他又说:“你有一种很矛盾的心里,既想案子破了,又怕案子破不了你自己引火烧身反而落得跟向小雨一样的下场。对吧?”
  陆方华眼中彻底闪过惊讶。
  “因为你也置身其中,你们几个人上了同一艘船。你想要置身事外已经来不及,而你又不想再继续下去,所以你希望这个案子尽快破了,你给了我们指示!”
  陆方华一双眸子睁得大大的,她是个挺漂亮的女孩子,可以说她们宿舍这几个女孩子都很漂亮,中上之姿,在听到厉宸睿的分析后她眼睛立刻明亮起来,很快却又忽然黯淡了下来,仿佛很是无力一般。
  沛馨也仔细回想这些细节,把证据链窜起来倒是可以推断一些东西了,如果陆方华置身其中的话,那么这个案子已经不是单纯的谋杀事件了!一定还有其他原因。
  厉宸睿这会儿把陆方华刚才在宿舍里那本点名册拿出来,走到陆方华前面,放在桌上,指了指下划线部分的名字。
  “这几个是女同学,跟你和向小雨,文澜谢青一样,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从事了一种违背你们学生身份的服务工作。”厉宸睿说的这话已经很客气了,没有直白的说。
  陆方华眸光定格。
  沛馨一下子恍然大悟,她一下子融会贯通了很多事。
  她目光激动地看向厉宸睿,厉宸睿摆了摆手,让她过来。
  厉宸睿低头小声跟沛馨说了几句话,沛馨点点头。
  这时,陆方华还在愣神,她从来了就一直是沉默的。
  沛馨走到陆方华的身边,低头看向陆方华脖子里的围巾,在陆方华没有回神的瞬间,沛馨已经把她脖子里的围巾给解了下来。
  瞬间,陆方华脖子里的景象露了出来。
  那是一道吻痕,很清晰的吻痕,如此明显的耀然于眼前,很靠上,一路向下,一直延伸到锁骨,再往下看不到了,也不知道下面还有没有,沛馨没有得到厉宸睿的命令,也不敢再有进一步动作,她低头看着陆方华。
  陆方华忽然捂住脸哭了起来。她哭的很是哀伤,不是那种歇斯底里,不是爆发到一定程度,是那种很低的低涕。泪水顺着她的指缝冒出来,止都止不住。
  沛馨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了!
  陆方华哭了很久,期间,厉宸睿跟沛馨都没有说话。
  沛馨只是递了一包纸巾,可是陆方华却没有接。她就那么无声的哭,纤弱的肩膀微微的颤抖,却又没有声音,安静的让人心疼,长发披散在她的肩膀上,在透窗的白色日光下流转着似圣洁却又似哀绝的淡淡光华,她背脊单薄,看上去有些僵硬。
  沛馨回头看厉宸睿。
  厉宸睿没有动,没有任何指示。
  屋里安静地只剩下落泪的声音。
  好半天,陆方华才止住了哭声,拿起沛馨给她的纸巾擦着脸,眸光微垂,长睫毛上还挂着水雾。她用一种很透骨哀伤的声音说:“你们太晚了!真的太晚了!如果……”
  陆方华没有再说下去。
  如果后面的话是什么,沛馨沉思着。
  眼中突然一闪,沛馨接着道:“如果我们早一点的话,你或许不会被人伤害,事情恰好发生在昨天,所以你刚才哭的这么悲伤!”
  陆方华忽然扬起面庞,看着沛馨,轻垂的偶尔颤抖的眼睫泄露了她的情绪,她抿紧唇,僵硬的脊背五无一不昭示着她的悲伤和难过,甚至是痛恨。
  沛馨从陆方华僵硬的表情里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她于是很大胆地猜测道:“这是一个以姓服务为主的组织!”
  陆方华凄绝的容颜上忽然升腾起一股子愤怒,她瞪着沛馨,像是看仇人一般地瞪着沛馨,她的眸子里迷蒙起一股子迷雾,模糊了视线,她的唇微微颤抖,声音也跟着颤抖:“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们警察就是饭桶,什么都做不了!你们就会侮辱人!”
  沛馨一震,她知道自己刚才这么说很刺伤人,但是有时候就得去刺伤才能得到情绪的发泄,而陆方华刚才还欠缺点刺激,她只是给予自己最直接的推理。联系这些天的调查和自己的判断,她觉得自己没有推断错。而且现在陆方华的情绪,的确是她的情绪已经快要发泄出来。
  沛馨看了看厉宸睿,厉宸睿微微摇了摇头。
  沛馨知道厉宸睿不让自己再去说什么。于是,她决定暂时按兵不动,默然等待。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