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正儿八经的睡

  帜梦文学网,最快更新高调二婚最新章节!
  再三的确认和祝福,我这才和许一踏上的回程。原本还是一脸的不爽在坐上飞机的那一刻烟消云散,连我都不知道他这到底是在气什么。好端端的,还真有点莫名其妙。明明分别的场合有点难舍难分,我这还有好多话没有交代完,结果却被许一直接拽走。看这小气的样子,还能再小气点吗?总之我是不能理解,人家两个人现在都在一起了,而且也表明了会负责,许一这到底是有什么不满的。
  “还是说,你喜欢了徐若云?要是这样的话,你还是给我憋着吧。”这话当然是在开玩笑,可偏偏有人就是当真的黑了脸,让我很是哄了一阵子。最后看着这闭眼不说话的样子,我也闭上了眼睛。虽说不远,但闭目养神还是一定要的。
  只是不想,这一闭眼就这么睡了过去。
  这一天天来回折腾的我也是累了,所以在下飞机之后我们便回了我们的小窝。
  推开窗,温暖的阳光就这么照了起来,也照出了扬起的灰尘。
  想想我们的确是有很久没回来的样子,自打怀孕了之后,这里就差不多被我们给遗忘了。现在看来,是得好好的打扫一下了。
  原来的保洁被我拒绝,我想这个家还是我们自己打扫的比较好。倒不是我心疼钱,而是觉得没必要。
  许一总是调戏我说,他挣的钱多不用省,但也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现在的我还会在意钱吗?虽然会,但也不会像以前那样了。因为现在的我也算是想开了,钱这个东西嘛,能赚就能话,按照许一的话来说那就是没必要省,因为省了也没用。
  不过想想,这家还是要自己收拾的好,毕竟是自己动手,心里也算踏实。
  不难想象,以前在没有我的时候,许一的生活会是什么样。
  至于那些关于沈清芝的一切,许一全都换成了新的。只要有票子,那就没有搞不定的是,绝对是分分钟就能解决的问题。
  有句俗话是这么说的:“只要是钱能解决的问题,那都不是问题。”
  事实如此,许一会是那种差钱的人吗?
  等收拾完屋子的时候就已经是晚饭时间了,懒得动弹的我们直接叫了外卖,却没想开门看到的竟然是方子轻,这的确有点让人意味。
  “麻烦给个好评,这个……”
  感觉就是恳求一样,想不到现在的方子轻竟然如此。只是抬头的那一刻,在看到我的那一刻,那些还没说完的话就这样变得无声。
  那双眼里满是震惊,就是拿着包装袋的手都在不自觉的颤抖着。
  或许方子轻没有注意到,但我却是看得清清楚楚。
  外卖小哥,他这是在兼职吗?这个我都不敢相信。
  要说林家也不差这个钱,怎么方子轻现在混到了如此地步呢。
  “安……”
  “分手应该体面,谁都不要说抱歉……”
  方子轻的话还没出口,便听到他的手机叫了起来。还是这首歌,他竟然没换铃声,难道这是在念旧吗?曾经的我一直以为,在我们分开了之后,所有的一切都会改变,可这铃声……心里也是说不出来的异样。
  “麻烦给个好评,谢谢。”说完这句话,方子轻便快速的离开,顺带还将门给我关上了。
  盯着手里的东西,我这一时半会儿的也没回过神来,就这么看着手里的东西。
  “你这是怎么了?拿个外面也能愣神吗?”走到我的身旁,许一打趣的说道。那总是一脸笑意的模样让我觉得只要有他在身边,就算是天塌下来了也有他。
  餐桌前,我始终没有想明白这件事,怎么好端端的就来送外卖了呢,要说他们都是要面子的人啊,林晓怎么可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呢。再怎么说现在的方子轻也算是他们林家的一份子,那在外面也是林家的活动招牌。现在跑来送外卖,这不是给林家丢脸呢嘛,更何况是这傲娇的方子轻。曾经就是不可一世的样子,现在应该也不会有所改变吧。
  想当初的我还天真的觉得那样的不可一世就是帅气,就是迷人。可放在现在想想,却觉得如此可笑。一个男人的自信,不都是应该从能力上来表现吗?或许就应该像许一这样吧。
  “到底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怎么拿了个外面就变成这样了呢?”许一还是有点担心我,生怕我这怎么了。面对现在沉思不说话的我,他也是有点着急了起来。
  “许一,你说好端端的一个人忽然跑去送外卖是什么情况?当然,那家人也算是有钱人家,那那个人为什么要选择送外卖呢?”我还是想不明白这个问题,既然许一都问了,那么我想他多少应该知道一点吧。
  “怎么忽然问这样的问题。”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许一也是一脸好奇的问道。
  “你知道刚才送外卖的小哥是谁吗?方子轻,我真没想到他竟然会跑来送外卖。按照林晓和林家的态度来说,又怎么可能接受方子轻做这样的事情呢?送外卖,他方子轻是很缺钱吗?”终究我还是直接明说了,反正看样子许一也是不能给我解释了,那我这还是直说好了,也好让他帮着分析一下。
  “一是缺钱,二是吃饱了没事干,这两个你自己选择吧。”
  这明明是个疑问题,却愣是被许一给弄成了选择题,是一还是二,我也知道。毕竟两者之间都是有可能存在的。只是这说的缺钱,我还是无法理解。想想林晓的财大气粗,方子轻会是那种缺钱的人吗?只要说一下不就完了,还愁没有钱用吗?但要说吃饱了撑的,那也不用做这样的事情啊。
  想来想去还是一样没有结果,这弄得心情都跟着不美丽了起来。
  “在我的面前还要想着别的男人,安然,你确定你现在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抓着我的手将我扯过去,愣是让我趴在了餐桌上的节奏。“你这样想着别的男人,让我的心里很不爽很难受很痛。所以,你自己看着办吧。”简单一句话丢过来,就是要好处,否则这件事情就没完了。
  就他那点心思我当然明白,可现在这想问题的时候,怎么能做其他事情来分散精神呢。
  “安然,我警告你,最好不要在我的面前想别的男人,否则我会让你很舒服的。”
  这话听得我背脊一阵发凉,虽说这脸上是带着满满的笑意,但还是有一股无形的寒气直接袭来。
  得了,这家伙又开始生气。我这不是在好奇嘛,又不是真的在想别的男人,更何况那个人已经不值得我去想了。
  但有些问题,我却还是很好奇,气得许一别扭了好久才消停。
  反正按照他的话来说,那就是绝对不能容忍我的心里想着其他的男人,不管是谁。
  霸道、幼稚、孩子气,这还真的是许一的形象代名词。要说这本来就没什么事情,却愣是被他给想出了事情。
  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的想象力真的是太棒了,什么都能被他想到。
  也是折腾到半夜,这小情绪才消去。
  “别闹了,天亮还要去上班呢,想想我们这都旷工多久了。好在是你发工资,不然咱俩都得卷铺盖卷滚蛋了。”看着许一,我打趣的说道,当然也是事实了。突然发觉,我这每次说出来的话都是事实,却还是没法做任何的改变。
  不过也是这一闹,让我把方子轻的事情给抛在了脑后,想都不带想的。
  早上的我是被许一拉进公司的我,浑浑噩噩的我根本就处于没有睡醒的状态。要不是身份好,估计现在的我很有可能是被扔在大街上了。
  这一觉真的是睡的昏天暗地的节奏,在睁开眼的时候也是一脸懵逼的样子,看了好一会儿我才算是反应过来,感情现在这是在许一的休息室啊。不过看看时间,好吧,我承认我是猪,这都已经下午四点半了,可见我这是有多能睡。
  打开门的那一刻,入眼的便是许一那低着脑袋的侧脸。削出来的轮廓也是线条分明,就说这男人是上帝的宠儿,不然也不会各种优势集一身了。
  人家是关上一扇门的时候开一扇窗子,而许一这里,那是又开门来又开窗子,简直不公至极。
  事实证明,这一天的时间就这么被我给浪费了。还想着去工作,结果这回公司的第一天就是睡,想来额正是有点惭愧的节奏。
  “行了,晚上再慢慢的工作就好,我不会算你旷工的。”轻抚着我的脸,许一温柔的说道。
  只是这话怎么听怎么觉得不怀好意,还晚上再慢慢的工作就好,试问我是那种会晚上工作的人吗?
  “你这一天天的,能不能想点正经的。”
  “怎么,难道睡自己老婆就是不正经吗?老婆,你要这样说就不对了哦。”将我抱坐在他的腿上,许一的手开始不老实了起来。
  眼见这下班的时间,这男人如此乱来,我也没有办法,谁让我就是个小弱势呢,在除了被欺负还是被欺负。
  “要知道我这可是正儿八经的睡,绝对没有不正经。”一只手在不安分的动着,表面上还表现出一副委屈的模样。就这样的许一,看得我真的是想抽他。
  还正儿八经的睡,这话他也说的出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