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摊上的悲哀

  帜梦文学网,最快更新高调二婚最新章节!
  都说抑郁的人喜欢玩自杀,这着实有点吓人。就说沈清芝有抑郁症,看来还真有这么回事。听着许一的话,我都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好了。
  我也没想到他们能吵起来,特别是许一。“我说你怎么就不忍忍呢,你明知道她刁钻任性,结果你还逆一下。现在好了,人玩失踪是小,别玩自杀就行了。”
  许一一五一十的交代完,我却没心没肺的说了这样一句。其实这个时候心里还是有那么点点的窃喜,至少这样证明他许一不是那么随便的人,不然他们也不会闹成这样。
  玩失踪总好过以死相逼,其实许一真该为自己庆幸一把。
  虽说这只是我片面的想法,但沈清芝还真有可能做出这行的事情来。像她这样的女人,估计没有什么事情是她做不出来的吧。
  都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有了学长的加入,我们也算是多了一点希望。简单的把事情说了一下,陈宇扬也是陷入了沉默。
  反正事情现在就是这样,而我们能做的就是找人。
  不过破天荒的是,许一竟然找来了林晓,顺带的还有方子轻。
  现在的目的是赶紧的把人找到,其他的都等后面再说吧。
  “放心吧,她绝对没事的,没准现在都不知道在哪儿潇洒呢。”这就是林晓的态度,她也一样不爽沈清芝,巴不得这赶紧的消失了才好呢。
  盲目的找寻了三天,就这是三个上班的都没有去公司,结果还是一点线索都没有。我们当然也有把目标放在公司,但那间办公室里根本就没有人。
  客厅里,五个人相对而坐,“现在怎么办,这样找下去根本不是办法。一座城市这么大,我们这样找根本就是大海捞针。她会去哪儿,可能去哪儿,我们根本不知道。满大街的找,根本就是在浪费时间。”看着大家的沉默,我开口说道。说实话,就这三天下来,我都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找一个毫不相干的女人,我这又是何必呢。想想自己还真是没事找事,她沈清芝要是就这样消失了岂不是更好。
  有时候,这心狠只是想想。至少对于我来说,我的确做不到那样的狠心,当然如果换成沈清芝的话,可能就会不一样了。
  一个问题一片沉默,实话说现在的我们就像是无头苍蝇一样,没有目标更找不到方向。
  “她有没有什么最爱去的地方?”
  陈宇扬提出了问题,却很快被否决。
  “沈清芝在很早以前就离开了,这个地方,她基本没有喜欢去的地方。当然,她只喜欢黏在许一身边,只要有许一的地方,就绝对有她沈清芝。只是这一次,恐怕是真的想不开了。”林晓话里有话的说着,但大家都知道她没有那种意思。
  林晓这个人其实也挺好的,至少这三天下来,她这小脑袋和人都没有停过。帮着找人帮着想办法,也是东奔西跑的到处找着。
  “三天了,已经三天了。早知道这样的话我当初就不和她争了。”现在的许一说不出的懊恼,整个人看起来都颓废了很多。
  听着他的话,心里升起的希望又再一点点的下沉。
  早知道,这话说的还真是让人心痛呢。
  “要是早知道这样的话,你就应该直接答应她,然后和她一起生个孩子,这样才是皆大欢喜的结局吗?”没忍住的我直接问了起来,就连声音我都觉得不像是我的了。
  似是意识到了什么,许一一脸歉意的看着我说道。
  反倒是林晓不淡定了起来,一声惊呼:“什么?”
  “安然你刚才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沈清芝要和许一生孩子,她是疯了才会有这样的想法吗?”林晓咋咋呼呼的说着,就连方子轻的阻拦都没用。“我说许一你这脑子是进水了还是浆糊了,沈清芝那个女人,你知道当年……算了,你选她还不如选我呢。”气呼呼的说着,只是在说到当年的时候,她还是选择了闭嘴。
  当年,当年怎么了吗?
  对许一而言,这一点让开始怀疑了起来。当年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老妈在说当年的时候止声,林晓这也是。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一点也不知道?
  看许一这皱眉的样子,我却以为他这是不爽。
  “现在不是争论这些的时候,最主要的是现在赶紧的找到人,这才是正事。你们现在这样争有什么用。该是谁的就是谁的,感情的事情谁能勉强。现在还是好好的想想办法,怎么找人吧。”陈宇扬的开口打断了林晓的叽喳,更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
  找人的办法,说到这大家就会沉默,因为谁都没有更好的办法。但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找不到的人心已经不敢再去想任何办法,就怕后面还是一样找不到人。
  “林晓,你还有什么办法吗?”陈宇扬问向了林晓,他也觉得林晓的点子比较多。
  可惜这一次的林晓摇摇头,显然已经没有更多的点子了。
  这一个人玩失踪,我们五个人都没有办法。
  一直在担心的许一其实内心也很纠结,沈清芝就这么大着胆子玩失踪,电话也关机,看来她是真的一点也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可如果她真的那么怕死的话,就会像以前那样乖乖的在自己身边。单从这一点上来说,就很让他怀疑了。或许,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沈清芝的病是装出来的。
  想过无数次的念头都被推翻,他总是告诉自己沈清芝的善良,她是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然而这一次,他却骗不下去了。
  烦躁,不爽,就是心里都别扭到了极点。如果可以的话,他是真想就这么算了。与其在这上面浪费时间,他还不如好好想想要怎么和自家老婆重修旧好。许太太的位置,他只认定一个人,那就是安然。
  如果在没有遇到之前,或许他还会幻想沈清芝的归来,因为那个位置一直都是属于她的。可偏偏在遇到了安然之后,所有的坚持通通消散。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一旦遇上那个对的人,那么以前的一切都不再重要。
  可事对于沈清芝,他也不能说放下就放下。
  “对了,你们在这里的人脉怎么样?”我想,我是想到办法了,只是不知道能不能行。
  “我还好吧,这点你是知道的。”方子轻最先开口说道。当然这也是事实,他的人脉如何,我确实知道那么点。
  “我稍稍多点,许一在这里的人脉也挺广的。”林晓不紧不慢的说道。
  倒是陈宇扬,他这忽然的沉默,让我们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了他的身上。“学长,你倒是说话啊。”看着这沉默的陈宇扬,我不禁有些着急的问道。没准现在就只有这个办法了,可这不说话,弄得我也好紧张。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觉得好紧张的样子。
  要说以前在学校里的话,我还可以肯定的说,学长的人缘很好,那几乎是全校的节奏。可是现在,都离开学校这么久了,谁知道他的底细呢。反正现在的我是一清二不楚,就看他怎么说了。
  “这个问题到时候再说吧,还是先说说你现在的办法是什么,我们才能更好的找人帮忙。”一句话,也是让我打消了心里的疑虑。
  也对,现在这个时候找人才是最主要的。至于其他的问题还是等找到人以后再说吧。
  其实我们的办法很简单,就是通过人脉来找人,这总比我们五个大海捞针的好。人越多希望越大,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许一把照片发给了我们每个人,上面的沈清芝说不出来的好看,明显就是女神级别的。这样的女人,我还真是不能比。
  看看我们这五个人里面,只有我这个人脉少的可怜,甚至可以说是没有人脉。
  消息一出去,自然有人帮忙。可左等右等结果还是一样没有等到消息。
  直到半夜的电话响起,则才算是有了消息。
  这段时间下来的我们基本上都住在一起,就挤在这个小屋里。除了林晓和方子轻早出晚归,剩下的两个都说为了方便在这里等。
  “怎么样,有消息了吗?”每次等来的都是无果,只是这半夜来电的,那还真是第一次。
  看着许一,我期待了起来。这么多天都没找到人的我们谁不想立马找到人,这样也省得我们再继续受罪下去。所以眼下的希望,就只有这通电话上了。
  只是看着许一这不说话的样子,我这心里干着急了起来。要命的,这说个话怎么就这么困难呢,“到底有没有找到啊?”伸手拽了拽这还在发愣的许一,我着急的问道。
  “说是在格调里看到个女人有点像。”这就是现在唯一的线索,哪怕是有点像,也让我们三个奔了过去。
  看着那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身影,我们总算是松了口气。之前还担心人会怎么样,现在看来,我们的担心真的是多余的了。什么生病,什么想不开,什么以死相逼,全都滚蛋,看看人家现在这逍遥自在的坐在酒吧里喝酒。我们累死累活的找了这么多天,可人家呢,在这享受生活,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接下来的事情我也不管了,爱咋咋地吧。
  摊上这么个主,也是他许一的悲哀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