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会不会太晚了点

  帜梦文学网,最快更新高调二婚最新章节!
  也不知道学长这到底是干什么去了,我都在病房呆了好久都不见他人回来。要不是因为了解,我还真以为他走了。
  许久之后,才看到一脸严肃的学长推门走了进来。
  我想说我这已经没事了,可偏偏看着学长的样子,我就是说不出口。想想还是算了,等我说出来,那估计真的是半天憋不出一个屁来了。反正我知道,就算我不说,学长自己也会说的。既然这样,那就等他先说好了。
  我以为我是了解学长的,毕竟这么多年了,就算再怎么改变,这习惯也不会改变。
  可事实证明,我就是想错了。没有什么是一尘不变的,除了我这白痴的想法。
  “安然,你说你这脑袋瓜里到底装的是什么,居然连这样的事情都能大意。”一边说着,学长一边用食指戳着我的脑袋,很是用力的样子,让我疼的不行。哪怕是我轻声痛呼,学长都没有手软。
  感觉他是在生气,可这到底是为什么生气,总得说个123出来啊。就只是说了句我听不懂的话,我怎么知道自己到底错在哪里了。这学长,未免也太莫名其妙了点。不管怎么说,就是死也得让我死个明白啊。
  只是我不知道的是,学长现在还在纠结着要不要把实情告诉我,顶多就是来了句:“你现在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在医院待着吧。”
  “不是吧学长,我真的没事了,真的真的不要住院的。你看我这什么事都没有,住院真的是浪费。况且我这还要上班呢,不去的话我就没工资了,到时候就只能饿死街头了。”像以前一样的耍宝,我相信学长到最后还是会心软的答应的。
  总是把所有的事情都想的很美好,却不知这样的我才是最让人担心的。看着我,学长的表情竟是说不出来的复杂。也是这,才让我收起了嬉皮笑脸,直接安静了下来。
  这样的我才应该是我现在有的情绪,只是不想让人担心,所以我才这样的。可是现在,我不想再这样了。累,真心很累。
  “学长,到底怎么了,严重到我需要住院,不是急性肠胃炎吗?”仰头看着眼前的男人,我淡淡的说道。心里多少有点底,单单只是急性肠胃炎的话,顶多三天的输液就行了,还不至于严重到住院。那么……在不知道答案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紧张。
  “安然,你,怀孕了。孩子刚刚四周,现在需要住院。”
  我不知道学长是怎么说出这句话的,总是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震惊了。坐在病床上,两只手不自觉的捏紧了被子。
  我怀孕了,我竟然在这个时候怀孕了,心里真的是一点也开心不起来。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要是早点的话该多好。
  低头看着自己被盖住的肚子,真是个玩笑啊,可是一点也不好笑。这个时候怀孕,那我要怎么办?
  “他应该还不知道吧,你啊,真的是太不小心了。这几天就老老实实的在医院里待着吧,上班的事情就不要想了,我想你老公应该不缺那几个钱。”坐在床边的椅子上,陈宇扬淡定的说着。但也只有他自己知道,此时的他心里是有多失落。这样一来,他真的是连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他不知道,他当然不知道,别说许一不知道,就是我自己读不知道。
  那么沈清芝的举止,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但我想她应该是知道了,不然也不可能一直照着我的肚子打。要真是这样的话,一切就说的过去了。她想借此打死我肚子里的孩子,这样一来,她就可以毫无顾忌的和许一在一起了。如果要许一知道我有孩子的话,那么他会怎么做呢?
  不得不说,沈清芝这算盘打的还真是好。就这么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孩子弄掉,这样许一也不会有任何的顾虑。若是让他知道我有孩子的话……
  只是中午来医院的时候,医生只是说我是急性肠胃炎,那么他们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孩子的事情。还给我打针,他们这是疯了吗?
  不过在这之间,沈清芝倒是离开过。可能是在那个时候,她就已经知道了吧,只是没让医生告诉我。这样想想,一切就都说的通了。
  这女人,真是好狠的心。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件事情沈清芝绝对不会告诉许一。至于我,想想还是算了吧。
  只是他们就在隔壁,距离还真是近呢。
  “学长,其实你不用陪我的,我真的没事。”这已经不知道是我说的第多少遍了,但结果还是一样,人家说什么都不要离开,就是要在医院里面待着。
  这两天下来,学长就这么寸步不离的陪着我,让我感动到不行,但这也仅仅是感动而已。凡事亲力亲为,只可惜他却只能是学长。
  虽然就在隔壁,但我们却不曾碰面。
  我不是没有出去,我甚至奢望能看上那么一眼,但结果就是什么都没有。
  学长似乎已经出去很久的样子,这只是说出去看看,可不想这都过去这么久了,他还是没有回来。面对这空荡荡的病房,我还真有点不适应。
  我承认我的依赖性很强,只要稍稍对我好上那么一点点,我就会对其产生依赖。方子轻是这样,许一也是这样。可是对于学长,我想我也只能单纯的依赖一下。
  在未知的时间里,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发生的。
  护士站,陈宇扬正打算问我的情况,却不想许一也在那里。不过遗憾的是,现在的他并不知道许一的存在,仅仅只是知道我结婚了而已。至于我的老公是谁,陈宇扬一无所知。
  “护士小姐,我想问一下17号床的病人今天还用检查吗?”站在跟前,陈宇扬温柔的说道。
  人长得帅不说,就连声音都是数不尽的温柔,看得小护士们一脸花痴的样子。
  “17号床,安然是吧。今天没有检查了,其实今天你们就可以出院了,如果你要是不放心的话,也可以在留院观察几天。不过这次你们可不能大意了,不然到时候连哭的地方都没有。”小护士故作一脸严肃的说道,其实心里很是惋惜,这么好的帅哥,怎么自己就遇不到一个呢。
  凡事讲究个先来后到,既然后来,那许一自然要等。
  只是不想在听到这名字的时候,他多心的看了看陈宇扬。长得确实不错,只是这看着,总感觉有那么点点的眼熟。他的记忆里不错,只要是看到过的,那基本都印象。只是这个男人,他说不上来,就是觉得看到过,但又想不起来是在哪里。如果现在的他从上往下看的话,他就会知道这个男人是谁了。
  只是安然,会是她吗?还是说这只是个同名的。
  陈宇扬问完之后直接离开,倒给了许一询问的机会,同样是帅哥,有、色、相在,小护士们当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
  凭着心里的印象,许一询问着。这不管是身高还是长相,都是安然没错。看着档案上的照片,他竟然无措了。
  这女人就住在隔壁病房,但他却一点儿也不知道。要不是刚才的巧合,估计等着她出院了他都不知道。那么刚才那个男人是谁,她的老公吗?她的老公,不就是自己吗?该死的女人,这才和他吵了架就转身去找别的男人,当他许一是死的吗?
  大步的追上去,看着这快要到门边的男人,许一加快了脚步,伸手拽住了陈宇扬。虽然这样的举动很不妥,但一想到自己被绿了,他这心里就万般不爽。这个男人,变相的就是自己的情敌。
  “你有什么事情吗?”看着这忽然抓住自己的男人,陈宇扬礼貌的问着。他当然知道这是刚才站在自己身后的男人,只是没想现在竟然找自己,这是有什么事情吗?习惯的摸摸裤兜,钱包还在啊。
  一般的想法就是把对方当成拾金不昧的好人,捡到东西立马归还。
  “能否借一步说话。”感觉像是在询问,可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就直接转身走人,这就是许一的态度,看得陈宇扬一脸无奈,但也只能跟上。
  他当然不知道是什么事,如果知道的话,他是绝对不会跟过去的。
  “你找我……”
  “你和安然是什么关系?”开门见山,在陈宇扬还没把话说完的时候,许一直接问了起来。没错,他现在只需要知道这两个人是什么关系就行了,其他的都不重要。只要自己没有被绿,其他的都勉强能接受。
  男人,都很在乎绿不绿的问题。
  简单的一句话,让陈宇扬感觉到了明显的敌意。不过他还真不知道这号人物到底是谁,怎么就关心起了他和安然的关系了呢。
  “那么同样的问题,你先说。”依旧一副无所谓的态度,他也想知道这个男人是谁。这,也相当于是个变相的自我介绍吧。
  “哼,我是安然的老公。”
  “老公?”回味着这样的两个字,陈宇扬心里有些酸了。
  这是安然的老公吗?这么几天到现在才出现在医院,他这会不会出现的太晚了点。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