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打脸

  帜梦文学网,最快更新高调二婚最新章节!
  “你以为你喜欢就能得到吗?还是说,你觉得任何一个男人都像我一样能忍受你的一切。还是说,你觉得他们的婚姻是你能破坏的。林晓,别做梦了。”
  句句开怼,一点面子也不给,说得林晓也是变了脸。
  如果直接被拽走的话,或许还不会这样没面子。但林晓的挣扎让方子轻恼怒,更是不留情面的说了出来。
  我想,他也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地位岌岌可危了吧。
  话末,得到的是林晓的一巴掌。那响亮的声音响彻整个屋子,也看得我莫名心疼。
  “方子轻,你最好给我弄清楚了,就你现在的身份,你凭什么来管我。别忘了,你的一切都是我给你的,都是我们林家给你的。说好听点你是我男朋友,说难听点你就是条狗。当真以为我那么爱你吗?或许爱过吧,但现在我还真没有兴趣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的,其实你也后悔了是不是,后悔爱上我。要不是我能给你一切,或许你还真舍不得离婚。我知道,其实你想和她和好如初,甚至是想复婚。可惜的是,她已经二婚了,就是你想也没有机会了。怎么办,除了在我身边,你觉得你还有什么。”
  这些话,愣是说的我有些懵逼,尤其是在林晓说出方子轻想和我复婚的时候,神经突突的跳个没完。这不是在开玩笑嘛,他方子轻会有这样的想法,还真让人惊悚啊。
  许一倒是保持沉默不说话,看戏架势十足,完全就没插手的打算。而我,自然也是。
  说到底,现在无非就是在上演他俩撕破脸的戏码,只是名副不实的他们,说来说去也是可有可无的关系,也亏了方子轻一直真心相待。
  现在真相说出来,还真有点残忍呢。
  看着方子轻被怼的沉默不语,我是真觉得林晓过分了。
  方子轻的改变我是全都看在眼里,以前的他对我是什么样,再看看现在他对林晓的态度,真的已经够可以了,但似乎某人还是不知足,甚至是变本加厉。
  没办法,我真的是看不下去了。这女人如此张狂,无非就是仗着方子轻喜欢她。可就在我正准备开口的时候,林晓再一次将矛头指向了我。
  “你说你这么喜欢脚踏两条船就真不怕船翻了吗?一边都和许一哥哥结婚了,一边还和前夫纠缠不清。怎么着,你是看上了许家的钱,然后才和许一哥哥在一起的吗?然后等到哪天离婚的时候分点财产,再和你的前夫继续生活。呵,果然穷酸的,这种卑劣的手段也想的出来。”
  林晓得意的说着。好似这说的就是我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一样,哪怕是方子轻在旁边想要阻止她,都一样没能阻止,继续变本加厉的说着。
  “怎么,被我说中了是吗?林晓,别妄想飞上枝头当凤凰,也不照照镜子好好的看看,看看你自己是什么样子。只是只乌鸦而已,还能变个样了不成。就是再变,那也是只黑乌鸦。你说你现在是要什么都没有的可怜虫,攀着这么个高枝,不想放弃也是正常的。不过就算你现在不离婚又怎么样,他妈妈喜欢的是我,而不是你。从不被看好的感情,你觉得真的可以吗?就算你现在是自己一个人,人家不喜欢你也没办法。我要是你,早就卷铺盖卷滚蛋了,哪里还会赖在这里有脸以为自己是女主人。你说你这样的高姿态,谁会喜欢呢。”
  林晓就这么没完没了的说着,仿佛只要我不说话,就证明了我的心虚。而这样一来,她似乎就更有话说了。
  没完没了的说着,感情这就是她的主场。而我和方子轻,只能是被她怒对的对象。
  方子轻是有点想动手的节奏,却被我直接拽住了手腕。看着他摇摇头,示意这件事我可以自己处理。不然怎么办,难不成一直要他出面?我是想,可想想以后,如果真的分开了的话,那面对欺负的时候还有谁来替我阻挡。不是我对他没信心,而是对我自己。因为我知道,有时候的想并不能代表真的能。就像林晓说的那样,许一的妈妈不喜欢我,而且压根就不把我放在眼里。现在没说什么,那也是看在许一的面子上。妈妈疼儿子,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就像方子轻的妈妈一样,其实她一直都恨我,我们家,但因为儿子的喜欢,她才收敛了一切。不是很待见,但也不会太直接。倒是许一的妈妈,根本没有爱屋及乌的可能。所以这一点,我是真的没有信心。
  不过现在我倒是想起来一件事,这也亏了林晓自己说出来。
  看着站在那里趾高气昂吧啦个没完的女人,我一步步靠近,带着满脸的笑意。
  这一刻就只有我自己知道心里在想什么,倘若不是那些事情,或许现在的我就不是这样的表情了。
  我的靠近林晓浑然不觉,就觉得我是心虚,倒还是一幅不屑的嘴脸说道:“被我说中,说不出话来了吧。安然,你说你要这早点这么识趣的话多好,那不就没事了。不过现在认识到也不晚,趁早的离开,也省得我们费事。”
  说这话的时候林晓还故意看向了许一,那架势是认定了许一不会对她出手,更不会怎么样。尤其是现在的沉默,那就像是无声的默许,让她的卯足了劲的飞。
  但她似乎忽略了一点,那就是飞得越高摔得越惨。
  看她这么得意的样子,我也懒得提醒。因为就在下一秒,我的巴掌直接招呼了过去。
  和上次在厕所里的巴掌相比,这一次我的力道似乎更大。这一巴掌下去,愣是让林晓原地转了个圈才倒下。
  愤怒与悲哀交织,这一刻的林晓倒是露出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那委屈的小模样,着实让人看得心疼。尤其是那楚楚可怜中又透露着小坚强,紧咬着下嘴唇,任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坐在地上仰着脑袋,真心是看我的眼神都是委屈。好吧,感情欺负人的是我,我这也就是以大欺小而已。
  好吧,正所谓欺负幼小品德良好,我这也就欺负了,更何况是她自找的,那就不能怪我了。
  有些事情如果不是她刻意提醒的话,我还真有可能把这件事给忘了。想必,这也是日子过得太舒坦导致的,不然又怎么会等到现在。
  想想那天在厕所收拾了她以后,我几乎就把这件事给忘了。现在这也是被提醒了,我才想起来。
  表现弱势的林晓依旧坐在地上,在看到许一的时候直接泪流满面了起来,但也只是泪流满面,什么也没说。
  如此的委屈表现至极,不过她忽略了一点,那就是许一不会在乎。反倒是方子轻,多少有些担心。看着坐在地上的林晓,那是想上前又不上前。
  “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现在的什么都没了,那是拜谁所赐?我妈妈的死又是谁造成的?你这要是不说,我真心差点忘了。”弯身凑近林晓,我笑着说道。虽然是笑,但心里却苦的根本说不出来。那种失去的滋味我可能无法让她亲身感受,因为我没有那个能力。我唯一能做的,也是必须要做的,就是让这个女人受到应有的惩罚。不然看着她这么嘚瑟的样子,我真觉得对不起死去的妈妈。
  我这才刚刚说完,那边就传来了许一的声音:“放心,她嘚瑟不了多久的。”
  他的话我自然相信,但现在的问题是,我要好好的收拾这个女人,然后再让她去赎罪。
  其实我一直在等,等许一帮我,可在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后,我便打消了这个念头。与其指望那样的不可能,我倒不如自己倾尽虽有。哪怕最后的我并不能怎么样,但也要让她得到应有的教训。
  不过意外的是,在说完这些话的时候,林晓反倒嘲讽的笑了起来。
  “你妈妈的死?说白了还不是你自找的,要不是因为你,你觉得你妈妈会死吗?安然,怪只怪你不知廉耻的霸占我的位置。你说你要是老老实实的,你妈妈还会死吗?真是笑话。恨我吗?想将我送进去吗?别笑人了好吗,你有什么证据,单凭你的一面之词吗?没有足够的证据就想告我,你当人家都是喝稀饭长大的吗?
  安然,别傻了。凭我们林家,还不是你想怎么就怎么的。顺便告诉你,我表哥是律师,要想告我,还是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吧,别自不量力。”
  果然。林晓的有恃无恐不是没有原因。偏偏她的话让我无力反驳,就因为没有所谓的证据,我确实不能讲她怎么样。就算是去告她,没有证据,人家还能反咬我一口,说我恶意诽谤,甚至是想敲诈。
  就像是无形中的巴掌,狠狠的打在了我的脸上,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我以为自己已经可以应对自如,可到头来却还是被打了脸。狠狠的一巴掌,似乎比我打在林晓脸上的巴掌还要用力。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