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误解

  帜梦文学网,最快更新高调二婚最新章节!
  方子轻说我把自己卖了,还傻着给人家数钱,说只要我愿意,他可以和我重新开始。什么许一,什么林晓,让他们妥妥见鬼去吧。只要我愿意,我们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然后开始新的生活。
  对我而言,方子轻就像是个异想天开的傻着,自以为是到了极点。
  重新开始,就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呵呵,方子轻,请问你这到底是哪里来的勇气说这样的话,真当我是傻子吗?我承认当初爱你的时候,我的确是个傻子。但是现在,你觉得你还配我爱吗?”换言之,我安然早就不是当初那个傻子了。
  有些事情,一旦错过,就再也无法回头。
  吃完饭的午休时间,当我和刘梅回来时,一个不速之客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直接拦住了去路。
  “安然,我有话要跟你说。”看着我,那张脸上说不出的疲惫。
  看样子,这段时间的他过得并不好。只是那又如何,过得好不好,那都是他们自己的事情,和我没有半点关系。至于我,小日子过得还算滋润。
  虽然许一每天无所事事的晚出早归,倒也给了我一种家的感觉,一种说不出的温馨。让我知道每天回家有热饭吃,有个人会在家里等我,有个人会和我……每每想到这,我总是控制不住的脸红心跳在加速。
  只是这样的他,是否真的是我接下来的陪伴?对于这,连我自己都无法确定。
  至于那个家,我们都没有再去过,也没有再提过,感觉就像是被尘封了一样。
  有话和我说吗?对于方子轻的出现,我还真有点意外。总想着林晓在这里他就会安分一些,结果却还是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抱歉,我并不觉得我和你有什么好说的,还请借过。”尽可能的无视他的存在,我是真的不想再和这个男人有任何的牵扯,因为那样只会给自己找麻烦。而我。偏偏就是个怕麻烦的人。
  “安然,你还在生我的气吗?可就算是生气,你也不能拿自己的幸福开玩笑啊。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但你要相信我,那个男人不是真的爱你。他接近你,和你结婚,其实都另有目的。我知道你恨我,可我真的不想看你被骗。就男人的直觉来说,他并不是什么好人。所以安然,离他远点,赶紧的和他离婚吧。”
  再一次听到‘离婚’这两个字,我竟莫名觉得好笑。
  上一次是林晓,这一次是他方子轻,他们俩是有多见不得我好,全都在说让我离婚的话。我就纳闷了,我和许一结婚,那是我们的自由,就算离婚也是我们俩的事,压根就用不着别人来说三道四。
  “那么我想请问一下,现在的你,又是以什么样的身份在和我说这样的话,你有什么权利说这样的话,又有什么样的资格说这样的话。方子轻,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好,不要再出现我面前,更不要说那些让我觉得恶心的话。离婚这两个字从你嘴里说出,还真是一种侮、辱。”于我而言,这样的两个字他根本就不配说。想当初离婚的真相,说出来可以弥补,不管是什么条件,可最后他却用了那样的方式,完全不顾及我的感受。现在跑来装好人,这男人还真是善变。
  都说女人善变,可谁曾想过男人亦是如此。
  看着方子轻欲言又止的样子,我这心里也是说不出的滋味。他现在的样子,真不知道林晓看到后又会闹成什么样。
  据刘梅的小道消息,方子轻在这里上班的时间也不久,大概也就两个月的时间,听说也是走后门进来的。至于这是哪扇后门,其实不说也知道,绝对和林晓脱不了关系。倒是关于林晓的小道消息,基本上是没有。就像她的空降一样,一片空白。
  一个有背景的人,一般不是显摆就是隐藏。那么林晓,我不能断定。因为她的所作所为,并非像一个有背景的人。当然,人家是不是真的有背景我也不知道。就像许一一样,在我眼里,他似乎就是个无所事事的混混,一个随时都会帮我解围的男人。不过要再加上一层身份的话,那就是我的老公。
  “还有我现在过得很好,希望你们不要再来破坏我的生活了好吗?”方子轻的身侧,我冷声说道。
  倒是下一秒,许一的出现让我有些意外。
  他竟然又来了
  他眼中的愤怒是那样的明显,就这么死死的盯着我。不,确切的说应该是盯着我被抓着的手。
  然而我忽略的一个问题,那就是许一是怎么进来的。要知道现在的公司基本都是指纹打卡,只有指纹才能进来,不管是什么时候。那么他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许一拉着我就走,完全不管现在是什么时间。
  “安然,你到底还要和他纠缠到什么时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将我按在墙上的那一刻,许一直接吼了起来,
  他的怒意明显,却让我懵逼。
  明明该生气的是我,可他却……
  其实我知道他的意思,“可有些事情不是我能掌控的啊,他们要出现我能有什么办法。许一,我想过辞职,可是辞职以后呢?我要怎么办?”
  “我知道你要说你养我,可是以后呢,谁能保证一尘不变。什么都会变,更何况是感情。
  我已经经历了一次失败的婚姻,我真怕以后……”悲剧再重演一次。说到这,我已是泣不成声。
  不是我不信任他,而是我不信任我自己。可在许一看来,似乎就成了我对他感情的不信任。
  这一次,我是彻底的见识到了许一的暴躁。
  滚粗的他狠狠的踹着墙面,过路的人都在议论,却被他直接骂开。
  “许一,你冷静点。”想靠近却不敢靠近,这样的他让我觉得害怕。
  “冷静,你叫我怎么冷静,你告诉我。安然,你跟我的婚姻是否只是游戏?还是你缺乏安全感的只想推开我。既然如此,你又何必跟我结婚。
  利用我来报仇吗?你还真是看得起我啊。”
  许一的话一句比一句扎心,让想解释的我无言。本不是那个意思,可从他口中说出时,却变了味道。
  “你到底是把我的感情当什么?安然,你可真够狠心的。还是说,你心里一直有的都是那个男人。”
  这一声声的质问,让我看到了许一眼中的绝望。
  “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许一,我没有……”
  在我总算鼓起勇气伸手去拽他的时候,不想他直接挥开了我的手。
  一件事,现在更是变得复杂化了起来,尤其是方子轻的出现,恰好变成了这件事的导火索。但偏偏某人还不自觉,继续纠缠不清,让许一直接误会。
  方子轻似是在故意刺激许一,抓着我的手深情款款的说道:“安然,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用行动证明,我是真的爱你。”
  他的眼中满是绝望,却带着愤怒。
  “这就是你的选择吗?”抬头望着我,许一低沉着桑心说道。
  许一曾说给我时间,可他不想等太久。尽管如此,我还是没有告诉他最终的答案。
  因为那个承诺,我怕我给不起。
  他能许我一生安然,那我呢?我又能许他什么?
  结婚,就是因为这一句话的感动。
  忘不掉过去,害怕被伤害,封锁的心根本无法打开。至于有些事,说白了就是妻子的义务,谁让我们已经结婚了呢。
  尝试着努力,可时间根本不够。
  “既然你那么想,那……离婚吧。”这一句话说的似乎用了很大的勇气。那声音中,更是说不出的哽咽。
  这样的话让我有些不能接受,毕竟是从他嘴里说出,这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他的误解让我没有解释的余地,那一脸的落寞着实让我心痛。
  “许一,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的。”然而这句话,我却没能说出口。
  没有人说男人不能伤心不能哭,只是他们没有表现的那么明显而已。
  许一的话让我愣在原地,被挥开的手就这么停在半空。
  想解释,可看到的却是许一离开的背影。
  挺拔的身躯似乎变得佝偻,走的是那么的绝然。
  没有了往日的小车,大楼前一片荒芜。
  过分的没有说清楚一切,也没有半点的机会。我曾试着给许一打电话,但那边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或许,他是认真的吧。
  在我的印象里,许一就是个说一不二的男人,这一点我想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尤其是从领证开始,他就开始渗进了我的生活里,一点一滴。可是这一次,我真没想到会是这样,甚至是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
  得不到回应的我根本就不可能去那个家,而现在除了那个地方以外,我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去了。那个曾经属于我们一家三口的房子,现如今是他许一的,就是钥匙也在他那。
  无处可去,今夜的我是否要露宿街头了呢?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