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 跋山涉水

  帜梦文学网,最快更新农女二嫁:将军家的小娘子最新章节!
  第420章 跋山涉水
  陆沉失魂落魄地离开,他找遍了帝都也没找到元小满,就向皇帝请辞,说去要追寻所爱之人。陆夫人骂陆沉疯了,为了一个女子得了失心疯。
  “你说她嫁到陆家是高攀,那我没了这爵位,离开了陆家,是不是和她就门当户对了?”陆沉这么问陆夫人,着实把陆夫人吓坏了。毕竟是自个儿亲儿子,陆沉用这种语气对陆夫人说话的时候,她就不敢再拦着陆沉了,说一切都随陆沉,他想娶谁就娶谁,可不敢再离开家。
  结果陆沉还是走了,他离开了帝都去找元小满。
  他先去了边境小村子,那个最初和元小满相遇的地方。在那个村子里,他听到了不少故事。元大柱被抓去充军也在也没有回来,元老太太当时就走了,元家几个兄弟闹着分家,最后都被抓去当了徭役;乡绅一家在三年前死在了大火里,没人能活着出来。
  陆沉也见到了不少人,哭瞎眼的元美香,脸上被刻了“懦夫”二字的陈家老大,他拖着断腿从陆沉面前爬过。陆沉问他见过元小满吗?陈家老大吓得尿了裤子,尖叫着逃开了。
  他见了那么多人,唯独没有元小满的身影。陆沉不死心,他去了两人最开始相遇的山上,猎了一头野猪仍旧没见到那个能从树上调下来的姑娘。陆沉又去看了元大成的墓地,看到那被清扫过的目的和重新立起来的墓碑,那一刻他知道元小满回来过,一定是她回来过。
  陆沉欣喜若狂,他把这个村子找了一遍,最后只得到了元小满再度离开的消息。元小满究竟会去哪儿呢?陆沉想了想,或许元小满去了江夏,找到张长柱一家。
  于是陆沉再度启程,他租了一辆马车去江夏,一路上累了就在树下休息,饿了就抓只野兔子烤了,风尘仆仆到了江夏,才发现江夏原是如此漂亮一个地方。
  湖水清澈,如同碧绿的宝石,天很蓝,跟水里洗过一般。陆沉想这可能会是元小满喜欢的地方,或许她这次就在这儿。陆沉找了个靠近河水的酒楼住了下来,白日里四处找人,他找不到元小满就去打听关于张长柱的消息。
  他打听到江夏开了一家名叫“元记”的点心铺子,老板是个老实巴交的中年人,他总吹嘘自个儿闺女儿子做点心多么多厉害,别人问他为啥他家孩子会这么多点心,他都说是自个儿给他们找了一个好师父。
  陆沉去元记点心铺排队买点心,到跟前的时候伙计问他要吃啥点心,他说:“蛋黄酥。”
  张长柱从后面探出头来,看到了陆沉,惊喜万分。
  他请着陆沉到自个儿家,买了两大坛子陈酿,带着蓉蓉和丰丰给陆沉敬酒,问到了陆沉多年来的经历。陆沉说他在外面打仗打了三年,回来的时候见到了元小满。
  蓉蓉听到元小满的名字双眼放光,焦急地问道:“师父在哪儿?她咋样了?还好吗?”
  提气元小满,陆沉的话一下子变多了。他把元小满是如何想要守住立春他们,身上受了多少伤,落下了多少的病还有三年来带着立冬跟着军营做饭的事儿都讲给了他们。
  情到深处,陆沉就给自个儿灌下烈酒,用这火辣辣的疼痛冲散心中的苦涩。
  蓉蓉和丰丰听了纷纷落泪,只道:“师父受苦了啊……”
  “是啊,她受了那么多苦,我却啥也不知道。”只想着自个儿的小心思,忘了问一问元小满是咋想的。陆沉自个儿喝了一坛桂花酿,人也晕晕乎乎地倒在酒桌上,喃喃说道:“小满啊小满,我说错话了……我是喜欢你啊……我想和你签婚书啊。我后悔了,你不要把婚书还给我,别还给我……”
  喝醉了酒的陆沉也会絮絮叨叨说好多话,像个深闺怨妇一样诉不尽的苦水。这真是让蓉蓉和丰丰没有料想到,张长柱一副过来人的模样说道:“这就是爱情啊,这就是为情所困的模样。你们还小,可千万不要学陆沉这样,将来有的是苦头吃……”
  蓉蓉和丰丰深以为然,用力点点头,表示绝对不会这样。张长柱又说:“感情这事儿谁又能说得准呢?这个时候想的美好,到时候谁又能控制得住自个儿呢?”
  陆沉嘟囔道:“小满啊……”
  “瞧瞧,瞧瞧,这就是控制不住自个儿的模样。”张长柱叹了口气,感叹道:“路车那陆沉,你也有今天啊。”
  陆沉听到有人唤他,迷迷糊糊睁开眼,隐约间看到有一个女子身影在面前晃动。那女子神情冷漠,手中抓着一张纸,随意扔到了地上。
  “小满,不要扔,婚书不要扔……”
  张长柱扶了半天也没把陆沉扶起来,气得双手一松,“真不想管他,喝醉酒喝醉了,还耍啥酒疯?”
  只听有个女子轻笑着说道:“喝醉的人哪有不耍酒疯的?”
  如果此刻陆沉清醒着,睁开眼看一看这女子,他就会发现这人就是他寻寻觅觅这么久,一直迫切想找到的人。
  张长柱耍无赖,不愿意管陆沉,“我不管了,这人是你招来的,元小满,你得对她负责。”
  元小满揉了揉自个儿肩膀,哎呦哟叫唤一声疼,“蓉蓉她爹,你也知道了,我这身子骨大不如前了。怕是扛不动陆沉,你说这……”
  这人咋看咋像是装的,偏偏张长柱还没办法拒绝。肩膀有伤这事儿要是元小满自个儿说出来就罢了,结果是陆沉这个醉鬼说出来的,说的那么伤感,他想起来都两眼泪,哪能拒绝元小满?
  丰丰说:“爹,你扛着陆大哥就行了,实在不行我帮你。你别让师父抗。”
  “小没良心的,爹是那种人吗?”张长柱再不济也不会欺负一个病号啊。他扶起陆沉,踉跄着往前走,一边走一边问道:“小满啊,你都听陆沉说了这么多,就没啥想法啊?”
  元小满嘴角微微翘起,她说:“话都是陆沉说的,我能有啥想法?不都说了酒鬼的话不能信。”
  “我呸,那是酒后吐真言啊。”张长柱费劲吧啦把陆沉扔到床上,扯过一旁被子给他草草盖上,一扭头差点儿被元小满唇角的笑意晃花了眼,他说:“你就笑吧,你就可劲儿乐吧!我都能瞧出你喜欢这个木头疙瘩,偏偏他跟个睁眼瞎似的。现在这都是他作的,活该!”
  张长柱说完话锋一转,悄悄打量着元小满半天说道:“不过看他这样也怪可怜的,他连你家坟地都帮忙扫了,你真的不再考虑考虑?”
  元小满斜睨张长柱,反问道:“蓉蓉她爹,有没有说过你很不会劝人?”
  张长柱被噎了一下,说:“以前没有,现在有了。我就不该管你们之间的事儿!”说完他拍了拍手走了,让这俩人爱咋咋样吧。
  次日陆沉醒来,脑袋跟快要炸开一样,他伸手揉着太阳穴,缓了半天,隐约见眼前有人影晃动。他摇了摇脑袋说:“别晃了。”
  眼前人影当真不再晃动。陆沉松了口气,费力睁开眼睛,只见一个女子立在窗前,手中拿着一张薄纸,薄纸上密密麻麻都是小字,看不真切。只听着女子问道:“听说你又写了一张婚书?”
  这声音是……陆沉的酒一下子醒了,睁大眼睛看着突然出现的女子,“小小满,你在这儿?这不是我的梦?”
  元小满不回答他的话,而是摇了摇手中的纸,笑着说道:“我看你这上面写的不错,要不要签字儿?”
  “要,还要按手印!”陆沉一把抱住元小满,确定这不是梦境,而是突如其来的幸福。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